一律临兮

【平路】等级游戏1

——还是不太习惯用图,那就改个标题重发吧

——没车,但是被吞了好几次

——育高的『等级游戏』

——设定来着绪川千世的《格差天堂》

——填坑永远没有开坑爽

——因为平田黑化了,所以ooc是绝对的

——我总是喜欢黑小天使的毛病也该改改了

——以及,应该基本上每个人都是黑的。这是绪川大大的锅。

戳吧

等级设定完全来自格差天堂

【all临】人渣的本愿——池袋的人渣们2

我就想问lof为啥这么矫情了。

——嗯嗯嗯,我知道这么久没写。。。。。

——时间线是阿临还没设计沙树的时候

——正临的相处果然有问题吧?

戳我

【all路】渎爱者3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因为没车开所以一直懒得写的。

——这章写的啰啰嗦嗦的,明明没多少剧情我也能啰嗦这么久。

——这章除了路哥都没什么戏份,但是我还是斗胆都打上tag吧

——————————————————

「为什么我的网用不了了啊?连邮件都发不了?」

「诶?我的也是。」

「不会又是什么特殊考试吧?不要啊!」

……

这是在这一天之内在学校的各个年级里发生过无数次的对话。然而在一年级之间,显然有更有意义的话题。

「听说C班的龙园被学生会叫去了?」

「好像是他集权统治被校方知道了吧。」

「哈?校方怎么可能那么多事儿?只要有实力怎么折腾都好——这才是我们学校的校规吧?」

「那是因为什么?跟会长抢老婆么?」

「哈……并不好笑。」

「……」

……


「你又做了什么吗?」

黑发少女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绫小路早就习惯了对方这没头没尾的询问方式,也早就学会了如何装傻。他保持着单手撑头望向窗外的姿势 。

「嘛……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你哥哥想在毕业之前帮你排除障碍哦。」

「你挖苦人的手段并不高明。」

「啊,是么。」

……

绫小路觉得有点累,不是和堀北铃音说话累,而是真正的身体上的疲劳。虽然他一直都是没干劲又有气无力的样子,但今天似乎是真的有气无力了。

额头的温度蔓延至冰冷的指尖,绫小路想再高一点大概就可以煮个溏心鸡蛋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室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吵闹,,然而绫小路却觉得自己听不见了,只有旁边堀北铃音翻书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当堀北铃音再次翻开一页时,绫小路站了起来。一如往常的,和做了千百次的起身一样,但是堀北铃音却顺着他的动作抬起了头,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绫小路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发出多余的响声。于是他低着头,俯视那张和堀北学有着七分相似的脸。烦躁的情绪顺着身体的温度就攀了上来 ,他很庆幸自己不会做大多数表情。

「怎么了?」他开口,声音却像是从唇缝间挤出去的。

对方却仿佛是被他这句话从神游状态拉了回来,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回到手中的书上。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是不是脸色不太好。」

「啊,那个……难道是出自朋友的关心么?」

「哈?怎么可能?你果然生病了吧,要及时治疗,不要给我添麻烦。」

姑且当做是朋友的劝慰吧。这么想着,绫小路把手插在裤兜里,平稳着步子走出了教室。




绫小路没有去医务室,这种煮鸡蛋的温度他不敢说是家常便饭,但也能超过他每周吃冰淇淋的次数。但是药这种东西真的是与他无缘的,毕竟在white room里「你需要吃药」和「你要死了」是一个意思。作为那个男人唯一的完成品,绫小路清隆至今所经历的无数病魔都是他自己硬扛过来的。这并不是什么骄傲的事,最多也就能说明自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死小孩。但是他还是不想吃药,在他别扭的思想里吃药就等于输了,这大概就是死小孩固执的内心。


他现在在天台上吹着风。

虽然是阳光充足的中午,但十多层楼的高度还是将空气降温到有些寒冷的程度,绫小路打了个寒颤。

低温的风吹在发烫额头上感觉很刺激,就像在热的不行的运动后将冰水灌进喉咙一样。当然带来的后果也是一样的。绫小路决定在超过极限之前还是先收敛一下脑袋里莫名的自虐心。


该说是巧合还是有些人故意为之,绫小路在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了跟在南云雅身后的龙园。

隔着长长的走廊,他看见那张一直桀骜不训的脸上褪去了胜券在握的从容。烦躁,恼怒,不甘……这几种感情的表现形式大概都是一样的,同时表现在龙园那张能在排行榜占个名额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和以前无数次一样,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败北后,难以抑制的喜悦涌了上来。这不是他的本心,但却是他的本性。

至今活在1和0的世界的他,情绪的波动仅来源于胜和负,于是那胜利的喜悦便如跗骨之虫般……不,绫小路想了想,大概那只恶心的虫子是他才对。

至于失败……很遗憾,绫小路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当然这不是说他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敌,至少还有那个他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压他一头。绫小路之所以未尝一败,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在哪里。就是说,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么,而做不到的事他也从来不会做。

然而即使早就知道未来会向自己所计划的方向发展,他也抑制不住喜悦。即使这个喜悦丑陋而卑微,但是作为他唯一拥有的,也会显得弥足珍贵。

不过,即使是如此难得的喜悦绫小路也没打算表现出来,面瘫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不想也不能暴露的本性。





「绫小路君。」

绫小路本打算就这么擦肩而过结束这场闹剧,却被叫住了,不是龙园,而是南云雅。

金发少年隔着三米的距离望进他的眼睛,他可以看到少年嘴角勾起的恶劣的弧度。

「你果然很厉害呐,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想问一下你要不要来学生会呢?」

绫小路突然觉得自己讨厌的不是堀北学,而是学生会长。

南云雅不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还要为之的人,所以这句话的重点就是「你很厉害」,学生会长在这种情况下称赞他,联系最近发生的事情,以龙园的智商很简单就能理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

而且很显然,南云雅已经摸清了绫小路的一个性格——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昨天偷拍的人确实是C班的,但却不是龙园的人。高压政策下必有反抗,只不过反抗缺少一个契机或者你死我活的理由,绫小路给了那个人这个理由。于是合作达成,那张照片的底片最终没有传到龙园的手里,而是回到了他自己这里。至于这个伎俩会不会被发现,绫小路并不在意,只不过威胁的方式变了而已,并不影响结果。

所以龙园直到刚刚为止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现在大概还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至少知道他攥紧的拳头该挥向谁了。

不过看起来龙园并没有一拳揍过来的意图,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有向大笑发展的趋势,只是那双盯着他的凌厉的眼让他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因为区区一次失败就疯了。绫小路无视那个眼神,,对着南云雅,淡淡开口。

「因为太麻烦了,所以我拒绝。」

「不愧是你呐!不过我会随时欢迎你的哦。」

「随便你。」

「真冷淡,不过很容易勾起我的食欲哦~」

「……」

绫小路理解他说的话的含义,也明白那显而易见的挑衅,但正因如此才不想回答,他现在头痛的要命,身体也痛的要命,他大概需要回课桌上趴一会。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并没有等对方的回答,他率先起步。

南云雅也没有要拦他的意思,只是微笑着站在原地。

龙园的视线随着他的步伐移动,他感觉的到,却仍然目不斜视。

他行走的路线几乎是沿着他的视线的,据他的目测,刚好是与龙园擦肩的距离。

果然,肩膀处轻微的摩擦,并不激烈,没有疼痛,却恰到好处的让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愤怒。

「不会放过你的。」

他听见他说。

声音带着火花。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笑了。忽的就有点羡慕龙园了。

〖真好啊,不会畏惧失败的人。〗

回到班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入座了。教室里也安静了下来,至于几个人或回头或探头的小声说着话。

回到座位上,出乎预料的看到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以及被纸包起来的远超喉咙负担的药片。课桌上还贴着一张便签——『昨天抱歉了。』

绫小路只瞟了一眼就将便签和药扔进了垃圾桶,全然不顾同座堀北铃音的冷嘲热讽,喝了一口温度恰到好处的水就趴到了桌子上,将整个脸埋在臂弯里。

〖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他对自己说。

「学路」什么?你问我高中生要不要缴单身税?

——关于那个流传的单身税

——躺成咸鱼的我

——ooc日常

高度育成高中最近颁布了一条新校规——“单身税”,即单身的同学需要多缴一份税。

对此,育高的单身狗们哀声连连,骂声不断。

然而面对如此的舆论的压力,学生会长堀北学义正言辞——恋爱能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绫小路清隆看着台上侃liu侃xu而chui谈ma的堀北学,深深的对这个学校学生会长的独裁统治绝望了。

他打了个哈欠,掏出手机,无意识的打开资料界面。瞥到那少点可怜的点数后觉得台上的堀北学那张帅脸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想着“兄债妹偿”,就准备将魔爪伸向堀北铃音。然而须藤那即使看不见都惊出一声冷汗的恐怖气场让他打了退堂鼓 。“冤冤相报何时了”。

『谁让我是避事主义者呐。』

但是这个税额真是不可小觑呐,无论如何不想因为这种事损失点数啊。

绫小路整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关系网。

轻井泽明面上有平田这个男朋友,他当然不能随便插足。

佐仓交往起来会很轻松,但是突然提出这种请求的话会吓到她的吧。

栉田确实长得很可爱,但是知道她的真面目之后确实真的不想有更深的交集了,而且和她交往的话大概会成为众矢之的。

佐藤倒是对他有意思,然而只是为了逃税就利用女孩的心意的话实在是太渣了。

长谷部的话……大概会破坏掉一段难得的纯洁的友谊。

一之濑已经对他有了怀疑,继续接触怕是很难瞒过那个聪明的B班班长。

伊吹……怎么说也是龙园的爪牙,使用起来不太便利。

倒是可以和坂柳交易一下,但是……感觉会被嘲笑……

……

那么,排除所有不可能得到的最终结果就是——茶柱老师。

虽然师生恋大概会饱受诟病,但是茶柱知道他的过去,而且可以以“帮助D班升上A班”为条件,以茶柱老师的执念来看,倒也不是不可能。

本已打算出此下策的绫小路在退场时被堀北学拦住了,用一个似曾相识的壁咚。然后以当初邀请他去学生会时一样的语气说。

「绫小路,你来和我交往。」

绫小路看着他的脸,然后视线下移,抵达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之后又回到了对方脸上。

绫小路觉得自己应该右手握拳敲击左手掌心。

『原来还有这招。』

「我拒绝。」

「哦,是嘛。但是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因为这个“单身税”是对学生实力的考察,所以师生恋禁止。」

「……」

绫小路清隆觉得自己被摸的透透的。

「即使这样我也是会拒绝的啊。」

和学生会长交往怎么说也太引人注目了,他可是立志低调的过完高中生活的人。

『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为我增加了选项。』

「学生会的交替仪式在十月举行。」

就是变成前会长了?

「顺带一提,学校只是这项政策的实验场,到这学期结束就会废止。」

就是说他可以把这个前学生会长用完了就扔了?

「而且……」堀北学推了下眼睛。「……我最近正在烦恼剩下的点数该怎么花……」

绫小路从来没觉得自己居然还有仇富心理。

「交往中的人点数共享。」

绫小路觉得这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制度啊。

大把大把的诱惑摆在面前,绫小路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有点下降。他从没如此期望过那个橘·真·会长死忠狗腿子·茜书记能来泼他一盆冷水。

可惜狗腿子不在,脑袋的温度没降下来。

「成交。」

他顺理成章是抱住了会长大人的大腿。

『事实证明脑袋一热的决定总是让人后悔莫及的。』

在校方xue sheng hui的强制下和堀北学同床共枕的绫小路如此总结到。

PS.由于单身税政策在日本全国实行,绫小路在毕业后再次上了堀北学的贼船。

【平路】温柔的狩猎者

——我读的懂他的心,却读不懂他的人。


平田洋介正坐在特邀席上看着拍卖台上的拍卖品,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脸上没有那种显而易见的兴奋和贪婪。他正平静的欣赏着。

欣赏着拍卖台上的物品赤卍裸着身体,双腿张开,正好对着他的方向,满脸潮卍红的将手指插进最为私密的穴卍口。搅卍拌,抽卍插。

空气中不时的传出咽口水的声音,平田洋介一点都不怀疑已经有人勃卍起甚至自卍撸了。

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倒不是质疑拍卖品的魅力,漂亮的脸蛋,雪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身材……大概是一个很棒的玩具。

但是……眼睛里的东西让人讨厌。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他盯着手中的高脚杯,忍不住思考起来。



当撒斯姆彗星将超越人类智慧的文明播撒到这个星球,一直以来被人类所推崇的秩序瞬间崩解离析。

在此之前,这个社会维持着表面的平等。

在此之后,这个社会崇尚的是实力主义。

百分之十的人类获得了眷顾,得到了“能力”,对剩下百分之九十的人进行管理。在此之上,少数上级能力者对全人类执行支配式统治。人类被重新划分。

总之,地球回归阶级社会。

无能力者作为劳动力,观赏品以及性卍玩具存在。可以被用作于交易,赏赐。

直白点说——〖新时代的奴隶〗。




「奴隶啊……」

平田洋介晃着酒杯,自语到。

在他走神的时间,那个拍卖品被买下了。最终价格两千万。

「两千万的床卍伴?真奢侈……」听着耳边的喧嚣,他嗤笑。

「接下来是我们的最后拍品,当然也就是诸位期待的压轴商品——white room的幸存者。」

平田洋介抬眸看向那个关在笼子里的人。

那人穿着白布衫,皮肤几乎和白衫是一样的颜色。他就那么站着,明明是标准的军姿,却营造出慵懒的气氛。

平田洋介忍不住细细打量起来。

双脚赤裸,白皙的脚背上有温和的光。从笼子边缘延伸出的锁链禁卍锢着他的左脚脚腕,平田洋介看着他的右脚踝骨,优雅的弧度让他觉得可惜。

双腿笔直修长,白布衫堪堪盖过大腿根。平田废了点力气压制掀开白衣的欲卍望。

白布衫的领口被刻意开大,纤细的锁骨勾起阴影。平田小心的吞咽了一下。

然后是白皙优雅的脖颈,线条优美的下颚,棕色乖张的头发,没有弧度的唇角,挺立的鼻梁,以及……没有干劲儿的眼睛。棕色的。

「哈哈……」

平田洋介笑了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

耳边的喧嚣还在继续,倒不如说更热闹了些,这个商品才刚刚出现,引起的轰动就盖过了上一个竭力搔卍首弄姿的家伙。

毕竟商品也分优劣,奴隶也分等级。

「请安静一下!」

台上的拍卖师开口了。

「如大家所知,white room只是那个男人的失败,但是,在white room里培育的实验品无论是身体质量还是性能力方面都比一般的『无能力者』更为优秀。接下来,我将会为大家展示这个商品的性能。」





在这样混沌的世界里,也有人一度想要变革。十六年前那位上级能力者建立了white room,企图人工制造能力者。执权者们一开始采取无视态度,但是却在一年前以雷霆手段消减了white room的全部基地。那位上级能力者在与三位同等级能力者的战斗中殒命。于是曾带给无能力者们希望的white room从此销声匿迹。实验人员全部被杀,但是实验品却留存了下来。




「于是,这就是实验品么?」

平田洋介微笑的看着笼子里的人。

他刚刚被注射了药物,白皙的皮肤开始浮现诱人的红。然而那张脸却是一如既往的淡泊,棕色的眼睛里神色无波。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有人按耐不住开始叫价了。

「两百万!」

「五百万!」

「一千万!」

「三千万!」

……

「真是疯狂的出价啊~那么诱人么?」

平田洋介晃着酒杯,低语着。

忽的又笑了出来。

「也是呢~那么寡薄的脸,让人非常想看看在自己身下哭泣会是什么样啊……」

似乎是对商品的反应不满意,一旁的调教师拿着性卍用品走向了他。

明明应该是讨厌的,却没有反抗,任由那个身着艳妆的人被起他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又将口卍球塞到他的嘴里。调教师狠狠的踢向他的膝弯,他失去重心跪在地上,身体匍匐,脸贴着地面。

「接下来的东西我可不希望跟人分享啊……」

平田洋介低喃了一句,举起了牌子。

「一亿。」

喧嚣的人声有一瞬间的寂静,然后便更加的沸腾。

「一亿一千万。」

……

竞争,也是一种欲望。

「三亿。」

无视那些叫的起劲的人,平田神色平静的举牌。

会场的人明显被他的叫价方式吓到了,一时间没了声音。

拍卖师显然没想到会达到这个程度,声音有些激昂。

「三亿!29号牌出价三亿!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良久,一个牌子举起。牌子的主人手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

「三亿五……」

「五亿。」

那个平静的声音打断了他。声音的主人似是无意的扫了他一眼。刺骨的寒意瞬间包围了他。他的牌子掉在了地上。

「价格是什么无所谓,我希望调教师先生停止你的行为,我不想买到的东西有瑕疵。」

平田洋介微笑着说。那名调教师却颤抖着退下。


「那位难道是上级能力者……」

「啊!是那位大人吧!」

「那种大人物也会来这种地方啊?」

「说什么呢?这个世界都是拜他们所赐吧!」

「但这是平田大人吧……不是一位很温柔的大人么?」

「哈!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么单纯的人嘛~笑死人了……」

……


虽然他们口中的大人就在当场,但是那些人却没有闭嘴的自觉。

〖因为,大家都在说啊。〗

群居的生物更容易犯错。因为错误被分担了,与错误相对应的责任也会被分担。

真是相当愚蠢的想法。

如果一个人为他的错误付出的代价是挨一发子弹,那么十个人还会是一发子弹么?公平的来说应该每个人都挨一发吧。

平田洋介这么想着。在下一刻又作罢了。

〖太废子弹了,还是算了。〗

「拍卖师先生,还请继续。」他保持着微笑。

拍卖师回过神来,敲下锤子。

「五亿一次。」

「五亿两次。」

「五亿三次。」

没人继续跟价,这也是当然的。

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上级能力者,而且这个价格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承担的。

然而让平田洋介有些失望的是即使他那么夸张的要价也没能让那个笼子中的人看他一眼。

〖有点被打击到了。〗





平田洋介回到车上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坐在车上等他了。

和刚才一样,标准的坐姿却让人觉得他在打瞌睡。

「你好,我是平田洋介,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家人了。」

他对着面前的人伸出手。

那人终于抬起眼睛看他,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平田看清了他的眼睛,金色的曼陀罗在那里起舞。

他顺着旋转的轨迹寻去,在金色漩涡的终点,空洞无物。

……

黑色的羽翼垂下,遮掩奢靡。

当繁华再现,那人伸出手,附上他的。

「绫小路清隆……」

声色如琴。




他们的初识,如此美妙……

平田洋介如此思考着。

「不用装作亲人也可以哦。」

伴着迈巴赫轻微的引擎声,绫小路清隆开口。他的眼睛看着窗外,那些飞速退去的事物。

平田洋介愣了一下。然后微笑。

「什么意思?」

「……其实我是完成品哦。」

「……」平田有些迟疑。

「white room的。」良久,绫小路才补充到,反而更像是想要说出这个词。

「哦,是嘛?原来成功了么?那个计划。」

「不是哦,white room确实是失败的。成功的是那个男人。」

「……」

平田洋介猜不出这其中的纠葛。

「我猜你不会告诉我更多了。」

「是呐,他的事只有我知道就够了,不过还是有件事可以告诉你的哦。」

「你的能力?」刚刚他就察觉到了,绫小路刻意的提起他是完成品,大概就是要告诉他这个,但是他故意忽视了。

「嗯,我的能力,」绫小路扭头看他,曼陀罗开的炫目,「就像是读心术之类的……」

「哈~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能力啊……」

「是啊,虚伪华丽的面具和面具下真实的丑陋,果然前者更让人喜欢吧。」

「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跟你一样。」

平田觉得这句话应该是带着深深的厌恶的,但是无论从他声音还是眼神上都找不到这种感情。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对这个人来说。

「那还真是糟糕啊……」平田洋介深知自己的丑陋。



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他也未能幸免。啊——说什么幸免……他其实相当喜欢这样的世界,作为上级能力者,他拥有想要的一切。所以为什么会不满意呢?

不过比起其他上位者,他更善于伪装自己。

他带着名为温柔的假面,游走于这个污浊的世界。

他不畏惧沾染污秽,因为此身已污秽至此。




空气静下来了。

两个人隔着空间对视。

半晌,平田洋介笑了出来。

「呐~绫小路君,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嗯……」

「如你所说,我确实和其他人一样,脑袋里想的无非就是用这双手把你扒光,狠狠的贯穿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脸庞,眼睛都染上情欲的颜色。」平田洋介神色平静的说着会让一般人羞愤的话,「不过我对我的温柔还是很有信心的。就是说……即使是谎言,你有没有信心从它手下逃脱呢?」

温柔是最理想的谎言。

因为即使知道那是虚假的,也会径自沉溺。

绫小路重新将视线投向窗外。

「作为这个无聊世界里的消遣的话……」

————end————

其实就是想写拍卖梗了!

写到一半才发现今天是平田生日!!

这明显不是当生贺的文啊!

但是实在没精力写了。

所以改天再说吧!

【all路】那些作为后宫男主被三条船脚踏的日子

想了半天不知道七夕该写什么

于是就决定开车吧。

又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开谁的车

于是就辛苦一下路哥吧。

顺便当之前的文的后续吧。

标题其实可以再仔细看一下。。。。

。。。

我才不会承认是被你们说的想看路哥被✘✘就变得期待了。



https://zine.la/article/e9d23c968c1411e7863952540d79d783/

以上不行走这里

【ALL路】渎爱者2

为什么这样的文也要给我删啊!!!!!!

这让我以后都不敢直接发文啊!!!!

https://zine.la/article/1bf66ae688a811e7ba0352540d79d783/

以上不行走这里

因为之前的被删了,评论回复不了,所以就在这说了

龙园也不是很惨啦,就是戏份少而已。
至于出场,不太确定,不过主场还很远。。。。 @White Wishes

话说今天看完龙园装B,就感觉这个中二病太可爱了。(๑´∀`๑)

【ALL路】渎爱者1(主学路)

——会长渣化强化
——路哥渣化弱化
——平田渣化暂定
——龙园。。。。
——过去捏造,父路会有
——ooc是日常

以上不行走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清水的车也会被查,只能发链接了。

——一直在想如果没躲开会长那个冲着脸去的壁咚会怎样。。。。。。。

——除了临摹什么都不会的渣,
——不会阴影更不会上色的渣
——至于路哥那个违和感极强的后脑勺……我要为以前瞧不起后脑勺对全世界的后脑勺道歉。
——手真是个烦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