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静临】花吐症的职业生涯

阳光姣好,带着几分对人类来说过于炽烈的热情洒在柏油路上。

但对于休眠大半年的我来说,这热情刚刚好。

真是个适合花吐症盛放的季节啊!

没错!我就是当年饱受争议的花吐症。

一想到当年写作花吐读作诅咒暗无天日惨无花道的日子我就心塞塞泪茫茫。

毕竟,我可是以加速人类繁殖为己任的有理想有志向的三好青年啊。

然而因为个别族人导致的人类的死亡却让我们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你说你上哪搞事情不好,非到童话里搞。这等污名竟要从小抓起?!

终于,在一系列反童话文学的大潮中,我们花吐症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啊,不对——是翻身咸鱼把歌唱。

经过各一系列的立案侦查→审查起诉→一审死刑→不服上诉→二审死刑→…………的程序后 ,我们终于在bl同人界众多被我们搓成的情侣的证言下,平冤昭雪。

想想就可以理解,那些胆小如鼠的人类如果没有我们在背后推波助澜怎么可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嘛——虽然也有不怀好意的同族因为不喜欢人类赋予的花语而迁怒人类……

但那只是个例啊,个例!

于是,在一场六月飞雪之后,在第二百一十二届疾病与花代表大会上,花吐症被定性为祝福属疾病。并建立“花吐症职业联盟”,对花吐症族人进行系统化管理。

于是,我——花吐症职业联盟S级会员——在闭关修仙数月后终于重出江湖。

哈哈哈——待我把池袋这等不毛之地杀个片甲不留。

啊——前面那只蹦蹦跳跳的黑兔子是不是我的任务对象啊?

喜事宜早不宜迟,看小僧日行一善啊。

「咳咳——诶?」

少年看着手中的金色花瓣有些发愣。

「夜来香啊——」

嗯嗯,是啊,这年头能开这花的人可没几个,不然我也不会失业这么久了。

诶,不对,少年你不惊讶一下你居然吐出了花吗?

「摩西摩西,新罗么~我刚刚吐出了花是怎么回事啊?」

啊,很淡定的就去找场外援助啦。

……

诡异的沉默。。

我都替这家伙抹了把汗。

「临也你有暗恋的人么?」

「哈?新罗你终于在和赛尔提的SM游戏中伤到脑子了么?我怎么可能暗恋啊?!我可是光明正大的爱着全人类啊!」

哦。中二病,晚期。鉴定完毕。

「是是~~那么关于花吐症的资料我给你发过去了。顺带一提,临也你吐出的是什么花呢?」

「夜来香。」

…………

又是沉默。

「啊~~」一副果然如此的语气。「虽然很遗憾,但是你的葬礼我还是会去的。」

「哈!?……」

“嘟——”

「喂!!——」

少年看起来很想摔手机,而且少年绝对是摔完之后还要踩上几脚的类型。

哦,少年叫临也,IZAYA?以赛亚么?

临也默默地看完了那个叫新罗的家伙发来的邮件。

然后双手插兜,抬头望天,四十五度角。

「靠!这回真得给自己准备块坟地了!」

…………

诶?!别这么绝望啊!不是还有我呢么?还有我这个爱情通在啊!

我很想抚慰一下少年受伤的心灵,或者让他捶捶我的小胸口也行,虽然我没有小胸口。   

「I—ZA—YA!!!」

嘿!临也,可以让你捶胸口的人来啦!额~虽然看起来脾气不太好。

“砰——砰——砰——”

临也悠闲的躲过了从后面飞过来的自动贩卖机,看起来对于这种程度的攻击已经习以为常了。

嗯!不愧是被我选中的人——个屁啊!你习以为常我不行啊,没人告诉我花吐症还是个高危职业啊!!!(/‵口′)/~╧╧

加工资,发奖金!

嘛——算了,我还是先想想怎么活着回去吧。

「嘛嘛——是小静啊~」

啊啊——是临也暗恋的家伙啊~

那一身在盛夏正午的街道上有些诡异的酒保服(这一点临也也一样,刚刚忘记吐槽了,现在补上)和已在阳光下显得过分晃眼的金发……

我猛的想起了被我翻了两眼的任务资料。

哈?问我为什么只翻了两眼?

那还用说么?

这就跟你看盗О笔记是一个道理,前因后果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人生在世要的就是刺激,要的就是心跳。

说到心跳……别跳了临也!

也要为劳苦功高(将来时)的我考虑考虑啊。

别告诉我这是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导致的,这诡异的节奏……

老夫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不管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用脚趾想还是用脑子想这都是害羞啊!

临也,你的设定啊!

你让你的信(mi)徒(mei)们情何以堪啊!

诶……等等……

刚刚事发突然好像忘了点儿事……

那种同性相吸的气息……

靠!同行!

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同事”就是我们这一行的铁则啊!

双向暗恋什么的……

这才是花吐症存在的意义啊!

这当年还被误认为是传染什么的,开玩笑,花吐症可是为了让攻受(嗯?好像忽视了什么?)双方在爱情主动权上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而存在的啊。

虽然这两人的攻受属性在各个方面都已经显而易见了……

不过让人有的失望的是这个同行貌似是个新手啊——在静临(手动分攻受)从西口公园打到sunshinecity,又从sunshinecity追到乙女大道,导致一路上贩卖机全部惨遭毒手之后才知道这只同行是红色天竺葵。

哇!有些吓到了。

这只小静意外的单纯啊!

不过单纯之人必有可以被利用之处。

粗略的制订了作战计划,这两个人终于打到了无人无光无狗仔的小巷子。

(不管城市多么发达,小巷子,小树林,卫生间都并称为三大爱的发源地。)

「临也呦~一起来玩吧~」

把临也堵到小巷子的小静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说话的语气像要耍流氓的小混混。

不过这家伙就不能真的耍流氓么?

看看临也那家伙啊——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导致苍白的脸颊变得通红,粉嫩的唇因为剧烈的喘吸不能勾出恶劣的弧度,单薄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着……

还有如果你现在不冲上去把那家伙扑倒,你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那家伙胸膛底下的心脏跳的那么快有一半是因为你!

诶!?这家伙居然真的扑倒了诶?!

啊不——是更浪漫更有情调的壁咚!!

壁咚啊!爱的圣言啊!

得了,这只临也给你了。

这家伙的墨镜已经掉了,琥珀色的眸子盯着临也的眼睛,性感的双唇开合,磁性诱惑的声音流出。

「你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

???!!!

woc,比起眼睛,嘴巴,声音,这句话才是诅咒啊有没有?!

所谓恶魔的诱惑啊!

临也那家伙果然完全愣住了。

虽然我也愣住了。

但是我凭借所罗О的智慧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果然壁咚那么浪漫的事就不要指望区区小静了。

……

那只天竺葵……居然开外挂!目标操纵!他当他是主角吗?有光环了不起啊!老子自力更生,瞧不起你们这些亲妈养的儿子。(ノへ ̄、)

「小……小……小静你……你在说什……什么啊?发烧……烧糊涂了么?」

喂,临也,摸摸你的脸,发烧的是你。

看吧,小静也这么觉得。

不过摸得方式好色情……

唉,不对,现在是天竺葵,那家伙占了小静的身体还要占临也的便宜么?!

有没有点职业操守!

……

我先嗑个瓜子压压惊。(看戏ing)

哇哦~这微妙的距离……是接吻之前最脸红心跳的三秒钟啊!

啊!亲上了!亲上了!亲上了!…………

啊!还是舌吻,够色情!

啊!10HIT!15HIT!20HIT!…………

喂!50啦!有完没完??!

「喂,走了。」

是那只红色天竺葵。

「哦……」

…………

「话说,你那是作弊吧!」

「那又怎样?」

哼╯^╰,亲儿子的优越感。

「而且从那句话之后就不是我的锅了。」

…………

诶!!!小静那种生物也会开窍?

临走之前听见临也咋咋呼呼的喊,「小静笨蛋!小静笨蛋!小静笨蛋!」

还有小拳拳捶在胸口的声音。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小静开窍,临也傲娇。

夜来香花箴言:

爱情来的时候,没法可逃避。

于你,于我。

——————————————————

PS.“你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是红色天竺葵的花语。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