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静临】诅咒1

——虽然好多坑没填,但是原谅我再开新坑吧

——人鱼静×人类临

——ooc预警

我们的初晨始于世界的黄昏

平和岛静雄单手撑着头,琥珀色的眼睛盯着身旁的黑发少年,金色的尾巴还浸在水里,尾鳍习惯性的拍着水,这是他烦躁的象征。

他确实有点烦躁,自己好不容易救上岸的黑发少年眼帘紧闭着,完全没有苏醒的意思。但是,虽然这么说,他倒是难得的享受起了这份烦躁,至少他从没因为一个特定的人而烦躁过,所以虽然对他来说是很常见的感情,倒也是有些不同的。而他,作为一个很单纯的人鱼,很自然的为这个不同感到愉悦。

如果一直这样会怎样呢?

他鬼使神差的想到。

黑发少年闭着眼,平躺在海边,衣服还半湿着,黏贴在他的身上,隐隐约约勾勒出纤细美丽的身体,头发倒是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在微风下偶尔会有一撮被吹起。旁边还有一条不算太丑的人鱼深情的盯着他。

深情。

平和岛静雄对这个词其实是有些彷徨的。

但是这样的景色即使是成为化石的话,也会有人夸很美吧。

但是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的视线终于从少年的脸上离开,带着几分迷茫远瞻天海相接的地方。

太阳和海面已经近的过分了,橙色的光肆意挥洒,在海面,也在天空,一时间视野有些模糊了。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黑发少年的眼睛。

猩红色的。

比此时的铺天盖地的橙色更为艳丽更为绝伦的红色。

初遇那艳丽的眸色只是昨天晚上的事。

那时的月亮圆的过分,也大的过分。

少年站在桅杆上,月亮刚好在他斜后方,清冷的光洒在他的黑色的衣服和黑色的发丝上。然而即使是如此明亮的月光都化不开他那如墨般的黑。

在天地都只剩冰冷和静谧的时候,那抹艳丽的红格外突兀。

平和岛静雄那时正潜在水里,只露出了金色的脑袋,抬头仰视那双暗红的眸子,如此诡谲的颜色他觉得分外和谐,甚至还有些温暖。

就像现在的阳光一样。

。。。。。。

啊!

微凉的海水已经浸到了他的手肘。他打了个哆嗦。

太阳刚好沉下去一半,与海水中的倒影交映着,一时间倒是分不出是天还是海。

不过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海水已经漫到少年的肩膀了,他得想办法把少年弄到更安全的地方。

「咦~那边是不是有人?」

人类的声音。

刚要用海水把少年往海边拖的平和岛静雄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的掉头,沉入海水。借着霞光的掩护,他倒不怕来人发现他。

「诶~只有一个人么?看错了?」

「喂!你…………」

他游得已经有些远了,模模糊糊听到了这些。

第二天的傍晚,太阳也是这样的高度的时候, 平和岛静雄向好友新罗要来了魔法药水。

魔法药水的功效很简单,可以帮他变出和人类一样的双腿,但是作为代价,他将失去人鱼的力量和数千年的生命。

岸谷新罗原本是严肃拒绝的。

但是平和岛静雄说他爱上了一个人类。

岸谷新罗还记得平和岛静雄说这话时眼里的认真和喜悦。

有什么可喜悦的呢?

身为人鱼却爱上人类。

新罗很想问,但最终也没有问。

新罗当然不会质疑平和岛静雄会不知道“人鱼的诅咒”,所有的人鱼都知道。

——传说,当人鱼爱上人类时,他还有七天的时间和他爱的人类告白。

第七天,他会伴着最后一缕阳光化作泡沫。

当然,所谓的诅咒都是有解的。

“人鱼的诅咒”的解就是那个人类的爱和吻。

呵……

所谓的解……

新罗难得的想苦笑。

其实新罗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爱着一个人类,所幸的是那个人类也爱着他。

爱着身为人鱼的他。

他还记得唇上少女的温度。

…………

但……

还真是残酷的人类啊……

在享尽人类短暂的一生的幸福之后……

少女在生命的最后给予了他新的诅咒。

————新罗,不要死哟~永远的活下去吧……永远的爱着我吧……作为我所爱的人————

所以啊……

即使解开了人鱼的诅咒,人鱼也注定不会幸福。

七天的追逐。

永恒的孤独。

你会是哪个呢。


平和岛静雄坐在黑发少年昨天躺过的地方,刚生出的脚还赤裸着,新生的皮肤被水和沙浸裹的感觉分外舒适。

他盯着天边。

当最后一缕阳光逝去,他闭上了眼,轻声呢喃。

「来了哟……我们的第三天……」

————————————割——————————

嘛~这里的新罗和赛尔提的角色其实是互换了的吧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