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学路】喜欢的人


看完第五卷,继续借物竞争梗。
没想到路哥运气那么好(某种意义上的)。

————————

…………

『请找来十个朋友』

「……开玩笑的吧?!」

看的纸条上的字的一瞬间我眼前有些发黑。

光是朋友就够麻烦的了,还是十个!?

崛北和须藤不在,B班的一之濑和神崎又处于对立状态不能拜托他们……

「请让我重抽。」

无奈,我只能申请变更借的东西。

其他同学已经去找要借的东西了,等了三十秒我再次抽签。

『喜欢的人』

「不不不……喂喂喂。」

真正让我震惊的还不是这个内容,而是看到这个内容时脑袋里一闪而过的眼镜……

啧!

我向四周瞟了瞟,不出预料的看到了那个自大傲慢高冷腹黑的抖S。

那家伙侧着头和身侧的男生说着什么,从我这个角度刚好看到他的侧脸。

……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才艺双馨的人,那家伙在颜值上也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带着眼镜还一脸严肃的穿着运动服却没有丝毫违和感,倒不如说比平常穿制服的时候更有魅力。

啊!呸!

用词不当。

是那个男人没有把我教好。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那家伙转过头对上了我的眼睛 。

一瞬间我有点慌乱,匆忙的移开视线。

然后更慌乱了。

我又没做亏心事,躲什么躲。

虽然隔着很远,但我还是感觉听到了那家伙的嘲笑声。

啧!

一不做二不休。

我直线向那家伙跑去。

带着微微的气喘和……有些猛烈的心跳,我站在那家伙面前,挥了挥手里的纸条。

我赌这家伙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学生会会长,借我一用。」

不知道以往有没有过借『学生会会长』这个先例,不过暂且就先蒙混一下吧。

我听到了周围的惊异声抽气声,但我选择无视。

看这家伙不拒绝也不接受的样子,我深感对这个世界上腹黑的绝望。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拽起他的胳膊飞奔向终点。

我真庆幸这里离终点还有一段距离,剧烈运动后头部升温很正常吧。

到了终点把纸条交给检查员才想起————可以……吗?

那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女检查员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然后用带着“可以吗”的眼神看着崛北学。

「嗯。」

那家伙点头示意,但我总感觉他的眼镜片下隐藏着丝丝血光。

我在心里默默吐舌,然后准备撤离。

「啊~多谢会长,真是帮大忙了啊。」

「感谢倒是不用了,我倒是希望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不妙啊!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

「嗯,可以啊,如果我知道的话。」

这家伙的突然倾身向我靠近,脑袋伏在我的肩膀上,气息打在我的耳朵上。这家伙到底靠的多近啊,我明显感觉到了他口腔里的湿气。

「我想问,那张纸条上写的是“学生会会长”,还是……别的什么?」

该死,所以我才讨厌既聪明又不懂得看气氛的人。

「就是你想的那样。」

装傻就要装到底。

「哦~不准确啊——那我换一个问法,你借的是『学生会会长』还是『崛北学』?」

「……不知道,话说在谈话之前,你能不能先把脑袋移开。」

说实话我真的超想用手推开这家伙了,但考虑到周围的视线,如果真的推开才会洗不清吧。

「根据你的答案而定,我可能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学……」

这家伙一度要求我叫他的名字。

嘛~还算守信的离开了。

但是……

顺着他的离开,我理所应当的转身,继续说出刚刚没说完的话。

「……生会会长。」

然后猛的跑开了。

跑了几步听到后方似有似无的笑,我才察觉到自己有多幼稚。

因此,慢下脚步,淡定离场。

    ————end————

PS.高度育成高中新闻头条——『学生会会长体育祭的神秘微笑』,『最遥远的距离——三年A班和一年D班』,『育高爱情故事』…………

PPS.高度育成高中那些被埋没的历史——『那些年新闻部的大换血的真相』。

评论(26)

热度(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