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平路】问:避事主义者在意攻受么?(下)

「“Kiss”的最基本的四种吻技  提示:吻不单只是单纯的唇与唇之间的接触,真正的吻,需要运用唇、舌、牙等。  吸吮:只要双方都张开嘴就可吸吮对方;初学者可练习吸吮对方的唇部,以吸力的强弱及收放为练习重点;熟练后可改练习吸吮对方的舌。  咬:这是比较刺激的玩法…………」(见度娘就好了。。)

盯着手机上的内容,我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至于为什么要看这个,是因为在轻井泽帮我分析反攻策略的时候,将接吻放在了第一位。

「掌握了接吻的主导权才能掌握体位的主导权。」

所以在知道每次接吻都是我被吻得快要窒息这个惨烈的战况后,轻井泽严肃的鄙视了我。

说实话我都多久没有被如此确实的鄙视过了,所以我打算据理力争。

「主导权这种东西和肺活量没关吧。」

「是接吻和肺活量没关。」一种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

「怎么可能?」

「唉~关于这个你自己去查百科,看GV也行。」

……

话说你一个妹子把这种东西挂在嘴边真的好么?

原来不止是池他们啊!难道这才是正确的价值观?还是说是1和0之外的世界?

「总之,接吻一定要主动。」

嘛——总之,这一点是没错的吧,这种事还是信任一下轻井泽吧。

于是,准备完毕的我,站在了洋介宿舍的门前。

深呼吸。一、二。

……

“咔”

门开了,我的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

可是我还没敲门呢!!

倒不如说我还没准备好!!

只能愣愣的看着撑着门的洋介,有些尴尬的开口。

「你要出去吗?」

问完了才发现他只在下半身裹了一条浴巾,穿这样出去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不是哦,只是洗完澡后想清隆会不会就在我的门前呢?然后就不由自主的打开门看,然后你就真的在了。」

这家伙……

是撩妹高手啊!

怪不得吻技那么高。

我可是只有你一个陪练的啊!

现在,是不是应该生气?

不对,现在这个氛围应该不是生气的时候。

啊——变得麻烦了。

「要不要进来坐?」

哇哦~洋介的笑还真是好看啊!真不愧是男神,所以可以先原谅你哦。

跟在洋介身后进了房间,该怎么说呢?真不愧洋介啊!

即使是我,都感觉到了满满的生活气息,很温馨的感觉。

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洋介坐在床上,用毛巾擦着头。

我才注意到刚刚开门的时候洋介的头发是在滴水的 ,滴在地板上和他的身体上。

我盯着他胸口的划过一滴水,感觉有点移不开视线。

好……诱人!

我再次理解了“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这个观点,但是对着男友发情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所以,现在出现了两个选项。

一、扑倒他

二、等一会儿在扑倒他

不对,万事要循序渐进,今天只是来接吻的。

想什么呢,现在扑倒他,以后攻的地位就确定了,不需要犹豫。

不行,洋介虽然很温柔 ,但是我太突然的话,他会接受不了的。而且鬼畜腹黑什么的绝对不能接受。

…………

「清隆?」

「啊!啊?」

「清隆找我是什么事呢?」

歪头杀+温柔笑。

「那个,有点儿事需要你帮忙。」

「是生理需求吗?」

。。。

总感觉大家说话的都好直接,太羞耻了,我该怎么回?

「……」

「开玩笑的。」

我就知道。当然我没有没有失望哦,但还是要为你的轻浮付出代价哦。

这么想着我起身站到他面前,然后俯下身,用右手强迫他抬头,凝视着他的眼睛,深吸一口气,对准他的嘴唇贴了上去。

然后是……

(我在大脑里搜索刚刚看到信息)

……舔。

就是用舌头舔呗,简单。

来之前我可是有好好的吃香草味的冰淇淋哦。

什么!!这种触感!!比冰淇淋还棒诶!!

等等等……这家伙眼神有点奇怪。

舔太久了?

不对!忘了闭眼!

啊!怎么一下子就闭上了,跟逃跑似的。应该情意绵绵的闭啊。

算了,下一步。

我用舌头撬开他的唇,进入他的口腔,纠缠起他的舌头。

好像被形容为攻城略池来着,真是贴切啊,所谓接吻即战争。

然后最关键的就是呼吸,我小心的用鼻子调整着呼吸,果然比以前轻松多了。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想大概可以退出去了。然后突然想起了那个“刺激的玩法”。

于是在舌头退出后,趁他不备,牙齿缴合,咬破了他的下唇。血腥在舌尖蔓延。

会不会太狠了,好像没说一定要咬破。

带着懊悔我准备离开,但是洋介突然伸手按住了我的头。

然后是比刚才凶狠残暴太多的吻。

我试着调整呼吸,但是做不到。

我感受着他的舌头划过我的上颚,带着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热度。

接着他勾起了我的舌头,我笨拙的想要夺回主导权,却被他灵巧的卷起。然后是抵死的缠绵。

无法呼吸。

明明大脑还在思考,却无法吸进气体,只能压榨着肺里所剩无几的空气。

这就是所谓的非陈述性记忆么?

我索性放弃了思考,大脑缺氧,身体无力,俯身对我来说太难了,我放松对身体的支配,任其滑到洋介的怀里。

洋介左手抱着我的头,右手环住我的腰顺势倒在床上。

在窒息感来临之前,洋介放开了按住我头的手。

我大口呼吸来之不易的空气,也没有力气从他身上移开,脑袋和他的头错开,头发和他的纠缠在一起。

洋介似乎把头转向了我,我感觉耳朵在他的鼻息下变红变热。

他的唇瓣开合,摩擦着我的耳朵,奇异的电流瞬间蹿过身体,我微微打了个颤。

「清隆今天会对我负责的吧。」

该死的肯定句 。

————————割——————

虽然稍微查了一下,但是作为一个单身✘✘年的狗,吻戏着实细腻不起来。

评论(35)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