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平路】问:避事主义者在意攻受么?(后)

所以,在路哥的反攻计划进行时,我们来看看D班某聊天群的聊天记录吧。

「平田君最近好像很困扰啊?」

〔还不都是那个性冷淡的错啊!〕

【清隆只是不习惯而已】

〔平田君果然好温柔~要不要甩了绫小路君和我交往呢?〕

【不要开这中玩笑哦——】

〔诶~护妻模式启动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诶?发生了什么?』

〖我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1}

  [+1]

「……」

『于是……发生了什么?』

【这个群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了?轻井泽】

「讨厌啦~在这个群里可是匿名的哦~顺带一提,我把D班所有人都邀请了哦~当然除了清隆君……」

【不太好吧,让清隆知道的话……】

「啊啊——这可是为了平田君你的幸(xing)福哦~人多力量大嘛~」

【。。。】

「动摇了——动摇了——明明和我交往的时候都和清隆君一样是个性冷淡……(•̀へ •́ ╮ )」

<哼!照着你的说法绫小路说不定并不喜欢平田。>

「哇,崛北你居然在的嘛?!还以为你绝对不感兴趣的……」

「不用问为什么知道是你哦~你即使打字都透露着一种扎人的气息——」

<那是什么形容。>

「读者都理解的形容~」

【。。。】

「平田来刷存在感啦……」

【。。。。】

〖所以,平田君和绫小路发展到哪一步了呢?〗

「哇哦~问到重点了(ˇ∀ˇ)」

{吃瓜}

  [吃瓜]

『……』

【清隆不会希望我说出去的。】

「……小攻的标准答案,不愧是洋介君,满分。*٩(๑´∀`๑)ง*」

〖就是说已经很不得了吧?〗

「感觉楼上脑补了很过分的十万字……」

【。。。。。。。】

「好了,不开玩笑了,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怎么才能治愈清隆君的性冷淡吧!ლ(^ω^ლ)」

<具体的计划我已经有了,你们只要执行就行了。>

「哇哦,不愧是崛北。」

<《对绫小路性冷淡计划书》>

「与其说是《对性冷淡计划书》倒不如说是《小受养成计划书》吧?」

〖我仿佛看到了养成后的绫儿……(✪ω✪)〗

  [养成+1]

{+1}

『……』

「不要打乱队形啊!话说洋介君你还在吗?」

『那个……对不起……』

〖平田君是去流鼻血了么~〗

【……没有……】

「哦呵呵~」

【……】

「咳咳,洋介君没意见的话就这样定了。明天按计划行事。」

——————割——————

接着我们再看一下连平田和绫小路都不在的群聊里正发生些什么吧。

「哇哦哦,大新闻,今天受君把两人的发展告诉我了哦,当然,是今晚之前的(*/ω\*)」

<没兴趣>

「没兴趣的话会直接沉默吧,口是心非哦~」

<我只是想看绫小路吃瘪而已>

〖坐等狗粮〗

{我就刷一下存在感}

「嘛~~虽然我是很想爆料啦,不过也就是接吻拥抱的程度而已啦——」

〖也是,要不然平田君也不会烦恼了〗

「话说有没有人在受君或攻君的房间里安摄像头什么的?(✺ω✺)」

〖怎么可能有啊!〗

「呜呜呜X﹏X,想看现场直播」

{绫小路房间的钥匙我有哦~要不要去看……}

「(๑′°︿°๑)」

〖(๑′°︿°๑)〗

<我已经去过了,没人。>

「惊恐!!!」

〖惊恐!!!!!!!!〗

<……>

<本来想拍两张照片威胁一下他的。>

「果然是会长的亲妹妹。」

<诶!真的么?你这么想?!o(*////////*)q>

〖啊,不,那不是在夸你。〗

——————<>已下线

〖额~〗

「所以现在他们在攻君的房间了~所谓小白兔的自投罗网?」

〖有没有人要去听墙角?!〗

「NoNoNoNo,学校宿舍的隔音不是盖的。」

〖呜~错过一个亿……〗

「把你脑补的分享一下,大家就都有一个亿了。」

〖才不要,那可是我的精神食粮。〗

「……」

「没办法,明天看小受状态吧。」

……………………

于是,第二天。

绫小路仍旧一脸面瘫,但是空气明显有些不妙。

轻井泽最终也没敢戳一下他的腰。





——————割——————

关于绫小路小受养成计划没有被阻止的原因。

“太好啦!一下子少了两个帅哥,妹子在向我招手!!!!”

——来自池,山内…………

“清隆君,对不起,可是轻井泽同学说的没错,只有平田君能给你幸福。”

——来自佐仓

“崛北说的都是对的。”

——来自须藤

“长谷部似乎很期待啊,说不定很有趣”

——来自三宅


————割————

避事主义者在意攻受么?——不在意篇

崛北:「绫小路你原来是受么?」

路哥:「啊,是啊。」

崛北:「……就这样?!」

路哥:「因为当攻好像很麻烦,所以还是当受吧。麻烦的事都交给洋介就好了。」

崛北:「……真是避事主义者的答案呐。」

评论(18)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