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学路】性冷淡和性冷淡互耍流氓的日常

——标题和内容关系不大

——ooc不可避免

——总之,就是一些小段子。相互之间无关系。

绫小路生病之后

作为一个作息时间正常,饮食正常,无不良习惯的普通高中生,除了昨天晚上的剧烈运动外,绫小路想不到其它能导致自己发高烧的原因。

然而等待他的不是体温计,不是药片,甚至不是白开水,而是一个对现在的他来说温度有些低的吻。

一吻窒息。

绫小路对乘人之危的人冷眼相对。

「你干嘛?」

「接吻。」

这个时候就继续瞪他吧。

「据说在对方发烧的时候接吻会很舒服。因为温度高。」

「舒服吗?」

「没感觉。看来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啊。」

即使你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也掩藏不了你那肮脏的灵魂。

「你那玩意儿如果可以顺便帮我量个体温的话我不介意。」


办公室恋情

「我说过学生会的工作我是绝对不会帮你做的吧。」

「嗯,我知道,今天找你也不是因为工作。」

「那是干嘛?」

「昨天从橘茜那里没收了一个本子,讲办公室恋情的,感觉很有意思,就想找你来试一下。」

「……我们来聊聊工作吧。」


成为我的人吧。

「成为我的人吧,绫小路。」

「我早就拒绝了吧。」

「嗯,从学生会书记,到副会长,到会长,再到会长夫人,你一共拒绝了我四次。」

「所以现在学生会又空出了会长爸爸这个职位了么?」

「不,是堀北家长子还缺一位恋人,还要拒绝么?」

「……」


关于体育祭接力赛的内幕

「堀北学长,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和你赛跑。」

「哦~不介意惹人耳目了么?」

「只要你舍弃成为第二名的可能性来跟我比赛的话。」

「可以啊,赌注是什么?」

「如果我赢了,让我当攻。」

「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可能输。」

flag高高挂起。



师生恋

在第一学年过去后,绫小路正沉浸在送走堀北学这尊瘟神的喜悦中。

然而第二学年刚开始,就看到那个脸上写满阴险的人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学校为什么又把这家伙放进来了?

面对绫小路义正言辞的质问,堀北学伸手轻推眼镜,以一种典型小人得志的语气说。

「你可以拒绝当我的副会长,但是你不能拒绝当我的学生。」


关于学生会会长在毕业前采取的痴汉行动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堀北学光明正大的溜进了绫小路的房间。然后以刑事法庭上的法官敲锤子时一样的表情甩给他一沓子照片。

然而照片的内容却有些惨不忍睹。

如果绫小路眼睛没问题的话那应该是会长大人的R18照。

绫小路一时不知作何反应,眼神在照片和会长大人的脸上徘徊。

「我毕业之后你可以拿来用,一共三套,自✘慰用,收藏用,收藏用。然后作为代价,今天我们全程录像。」

「你滚!」

关于学生会会长的吃醋日常

「听说你壁咚了一个叫轻井泽的女生?」

「剧情需要。」

…………

「听说你公主抱了我妹妹?」

「我想问一下你在吃哪边的醋?」

…………

「听说你答应了一个女生的告白?」

「不是一个难道还是一群么?」

「……」(特效:黑化背景)

「开玩笑的,一个也没有。」

…………

「你今天居然被人骑了!」

「不要用这种会引起误会的词汇,而且比起我,你可是骑了三个人吧。」

…………


关于绫小路的房卡问题

事件起源于堀北学在某个傍晚等待绫小路回寝室。

然而期待中的人没有等到,反而等来了三个自来熟的笨蛋。

于是会长大人一脸阴沉的丢下四个字就走了。

「走错房了。」

三个笨蛋一点也不准备思考这其中的可能性,也没打算告诉绫小路他寝室的防御系统很可能崩坏了。

于是,第二天,不仅是三个笨蛋,就连绫小路自己都进不去房间了。

一点都不想和三笨蛋凑合的绫小路打通了堀北学的电话。

「我的房卡怎么用不了了。」

『我换掉了。』

「……原因。」

『从今天开始,没有我允许,谁都不能进你的房间,也包括你。如果想要休息的话就来我寝室吧。』

「开玩笑,去你那儿还是休息嘛!」

『……』

关于绫小路阻止了笨蛋三人组偷窥女生的原因

会长就在我床上,我还需要偷窥?


评论(19)

热度(1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