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学路】性冷淡和性冷淡的约会日常

——一篇有头没尾的文


——其实上一篇性冷淡×2是这篇的副产物来着,但是半路卡壳了,就先放了那一篇。然后……终于搞定了。


——至于卡壳原因……最近一直用路哥做第一人称,换了不适应……


——至于ooc,我简直做到了完美。


——————————————


凌晨六点,绫小路准时的睁开眼睛。不需要闹铃,常年的习惯形成了条件反射,他的生物钟比起原子表都不多承让。


大脑放空,绫小路准备躺尸度过这一个难得空闲的周末。


就在绫小路昏昏欲睡之时,手机出乎意料的响起。


「居然有朋友邀请我去玩么,有点开心。」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


划开手机,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


——7:00——


啊……不是巧合就是超麻烦的家伙了吧。


——堀北学——


真是……最糟糕的家伙。


摁了接听键,绫小路等着对方开口,即使是在电话里他也不想先出声,哪怕是一个礼貌性的“喂?”都是他所吝啬的。显然对方也了解他的性子,没让他等急切了。


「7:30,学生餐厅,可以?」


清亮的声音,疑问的语气,表达的含义却完全就是命令。


啧!


绫小路有些不爽,但也不能拒绝。


这是他的义务。


与堀北学交往的义务。


其实他到现在还对和堀北学交往这件事没什么实感,这不怪他。只怪当初堀北学问他「你是要当副会长还是要和我交往?」时,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前者。


选择题要用排除法来做?


这就是结果。


当然绫小路也不至于蠢到看不出这个伪命题,就是顺势答应下来而已。


所以现在也就顺势答应下来吧。


「好……」


“嘟——”


「……啊!」


「果然就没打算给我拒绝的机会吧,居然在我回答前就挂了,亏我还想稍微鼓起点儿干劲啊。」


没人听得见的时候,绫小路从来不吝啬吐槽,这对“他”来说是必要的。



绫小路到调色板的时候刚好7:30 。


反正对方也一定是吧,没必要在这种地方吃亏。


然而出乎意料的,他到的时候,堀北学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他的面前还摆着两份早餐。


这让绫小路有点感动。有种老婆早起给自己做饭的错觉。


「久等了。」


约会的标配对话。即使双方都提前到了也没用,所谓来到早不如来的巧。所以绫小路在这方面一直有一个疑问,反正不同时到的话就会尴尬,所以就约定的时间到不好吗?


「两分钟而已。」


绫小路到不觉得这是对方的客气话,真的只是两分钟吧。


绫小路坐下来开始吃早餐,看来对方确实是在等他,在他吃下第一口后,对方也终于理睬那份被遗忘的早餐了。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吗?堀北学长。」


「约会,很显然。我不觉得你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或者说你只是单纯的想从我这里听到“约会”这个词呢?」


「哇……不愧是堀北学长,相当自恋呐。」


「你只有毒舌这一点让我不快。」


「是么?那可是我为数不多的才能之一啊。而且这可是师承你们堀北家啊。」


「……你是单纯的想和我拌嘴,还是想要展示你的幽默感?」


「……」


哪一边都很幼稚。绫小路觉得自己的幽默没有派上用场还有点受打击。


「后者啊……」


绫小路觉得会长的第六感和他的视觉有的一拼。


「你其实没必要在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上浪费时间……」


绫小路觉得这句话简直恶意满满。


「彼此彼此。」


「我有什么不擅长的?」


「安慰人。」


「……」


于是,两人完美的将“食不言”贯彻到底。

…………


「接下来做什么?」走在林荫道上,堀北学淡淡开口。


「哈!?你没做计划么?」绫小路的语气很明显——身为学生会会长居然不做计划,明明把计划落实到书面上我都不会惊讶啊。


「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堀北学的语气居然毫无反省的意思。


「哇哦!会长大人居然是恋爱白痴么?真惊讶……」绫小路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着幸灾乐祸的话。


「难道你知道?」


在绫小路看来会长想问的应该是『难道你不是?』


「嘛——虽然不知道啦……」绫小路慢慢悠悠的掏出手机,「但是我知道维基百科上可以查到哦。」


「……」


『初次约会的情侣可以选择:吃饭,看电影,逛街,聊天,游乐园,牵手,拥抱,接吻……』


「吃饭……刚刚吃过了,看电影……最近的电影都太侮辱智商,逛街……又没什么需要的东西浪费时间,和你聊天……用标点符号么?游乐园没有,牵手……要是和逛街配在一起就绝妙了。那么还剩拥抱和接吻……先做哪个?哦~其实那个省略号我挺在意的,按程度进行的话应该是“做✘爱”了吧。要不要加上这个?」


「……你生气了?」


「没有。」


「抱歉。」


「我说了没有啦,只是把内心吐槽说出来而已。」


「……」


「你知不知道这篇文没有吐槽担当很难进行下去了,你又惜字如金,这种受苦受累的活儿只能我来干了……」


……


「……我去把橘茜叫来?」


。。。。


绫小路很想仰天长泣,『我的初恋啊,就这么毁在一个性冷淡手里了 。』(只有你没资格这么说)


「分手吧。」


「分手?什么分手?」清亮女声响起,还有闯入视野的两个丸子头。


绫小路愣了一秒,然后看向堀北学,对方也一脸懵逼。绫小路压下了一拳打爆他眼镜的冲动。


「你家会长大人在向我咨询恋爱问题。」


「哈!?会长喜欢的不就是你么?为什么还向你咨询?」


「诶?」


绫小路觉得今天气温变化有点快。


「会长昨天还向我咨询约会应该做什么?我知道对方是你之后就建议会长以不变应万变,谁让你是吃硬不吃软的类型啊!」


「哈?什么吃硬不吃软?我不记得我有这个设定啊。」


「会长低声下气的求你你不去,来硬的你就去了,你还想说你不是抖M?」


「你说谁是抖M?」/「你说谁低声下气?」


面对恼羞成怒的会长和会长夫人,只能——


「我,我,我……」



————end————


因为中间停了好多次,所以文风都变了(-̩̩̩-̩̩̩-̩̩̩-̩̩̩-̩̩̩___-̩̩̩-̩̩̩-̩̩̩-̩̩̩-̩̩̩)

评论(17)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