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平路】温柔的狩猎者

——我读的懂他的心,却读不懂他的人。


平田洋介正坐在特邀席上看着拍卖台上的拍卖品,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脸上没有那种显而易见的兴奋和贪婪。他正平静的欣赏着。

欣赏着拍卖台上的物品赤卍裸着身体,双腿张开,正好对着他的方向,满脸潮卍红的将手指插进最为私密的穴卍口。搅卍拌,抽卍插。

空气中不时的传出咽口水的声音,平田洋介一点都不怀疑已经有人勃卍起甚至自卍撸了。

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倒不是质疑拍卖品的魅力,漂亮的脸蛋,雪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的身材……大概是一个很棒的玩具。

但是……眼睛里的东西让人讨厌。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他盯着手中的高脚杯,忍不住思考起来。



当撒斯姆彗星将超越人类智慧的文明播撒到这个星球,一直以来被人类所推崇的秩序瞬间崩解离析。

在此之前,这个社会维持着表面的平等。

在此之后,这个社会崇尚的是实力主义。

百分之十的人类获得了眷顾,得到了“能力”,对剩下百分之九十的人进行管理。在此之上,少数上级能力者对全人类执行支配式统治。人类被重新划分。

总之,地球回归阶级社会。

无能力者作为劳动力,观赏品以及性卍玩具存在。可以被用作于交易,赏赐。

直白点说——〖新时代的奴隶〗。




「奴隶啊……」

平田洋介晃着酒杯,自语到。

在他走神的时间,那个拍卖品被买下了。最终价格两千万。

「两千万的床卍伴?真奢侈……」听着耳边的喧嚣,他嗤笑。

「接下来是我们的最后拍品,当然也就是诸位期待的压轴商品——white room的幸存者。」

平田洋介抬眸看向那个关在笼子里的人。

那人穿着白布衫,皮肤几乎和白衫是一样的颜色。他就那么站着,明明是标准的军姿,却营造出慵懒的气氛。

平田洋介忍不住细细打量起来。

双脚赤裸,白皙的脚背上有温和的光。从笼子边缘延伸出的锁链禁卍锢着他的左脚脚腕,平田洋介看着他的右脚踝骨,优雅的弧度让他觉得可惜。

双腿笔直修长,白布衫堪堪盖过大腿根。平田废了点力气压制掀开白衣的欲卍望。

白布衫的领口被刻意开大,纤细的锁骨勾起阴影。平田小心的吞咽了一下。

然后是白皙优雅的脖颈,线条优美的下颚,棕色乖张的头发,没有弧度的唇角,挺立的鼻梁,以及……没有干劲儿的眼睛。棕色的。

「哈哈……」

平田洋介笑了出来,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

耳边的喧嚣还在继续,倒不如说更热闹了些,这个商品才刚刚出现,引起的轰动就盖过了上一个竭力搔卍首弄姿的家伙。

毕竟商品也分优劣,奴隶也分等级。

「请安静一下!」

台上的拍卖师开口了。

「如大家所知,white room只是那个男人的失败,但是,在white room里培育的实验品无论是身体质量还是性能力方面都比一般的『无能力者』更为优秀。接下来,我将会为大家展示这个商品的性能。」





在这样混沌的世界里,也有人一度想要变革。十六年前那位上级能力者建立了white room,企图人工制造能力者。执权者们一开始采取无视态度,但是却在一年前以雷霆手段消减了white room的全部基地。那位上级能力者在与三位同等级能力者的战斗中殒命。于是曾带给无能力者们希望的white room从此销声匿迹。实验人员全部被杀,但是实验品却留存了下来。




「于是,这就是实验品么?」

平田洋介微笑的看着笼子里的人。

他刚刚被注射了药物,白皙的皮肤开始浮现诱人的红。然而那张脸却是一如既往的淡泊,棕色的眼睛里神色无波。

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有人按耐不住开始叫价了。

「两百万!」

「五百万!」

「一千万!」

「三千万!」

……

「真是疯狂的出价啊~那么诱人么?」

平田洋介晃着酒杯,低语着。

忽的又笑了出来。

「也是呢~那么寡薄的脸,让人非常想看看在自己身下哭泣会是什么样啊……」

似乎是对商品的反应不满意,一旁的调教师拿着性卍用品走向了他。

明明应该是讨厌的,却没有反抗,任由那个身着艳妆的人被起他的双手用手铐铐住,又将口卍球塞到他的嘴里。调教师狠狠的踢向他的膝弯,他失去重心跪在地上,身体匍匐,脸贴着地面。

「接下来的东西我可不希望跟人分享啊……」

平田洋介低喃了一句,举起了牌子。

「一亿。」

喧嚣的人声有一瞬间的寂静,然后便更加的沸腾。

「一亿一千万。」

……

竞争,也是一种欲望。

「三亿。」

无视那些叫的起劲的人,平田神色平静的举牌。

会场的人明显被他的叫价方式吓到了,一时间没了声音。

拍卖师显然没想到会达到这个程度,声音有些激昂。

「三亿!29号牌出价三亿!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

良久,一个牌子举起。牌子的主人手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

「三亿五……」

「五亿。」

那个平静的声音打断了他。声音的主人似是无意的扫了他一眼。刺骨的寒意瞬间包围了他。他的牌子掉在了地上。

「价格是什么无所谓,我希望调教师先生停止你的行为,我不想买到的东西有瑕疵。」

平田洋介微笑着说。那名调教师却颤抖着退下。


「那位难道是上级能力者……」

「啊!是那位大人吧!」

「那种大人物也会来这种地方啊?」

「说什么呢?这个世界都是拜他们所赐吧!」

「但这是平田大人吧……不是一位很温柔的大人么?」

「哈!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么单纯的人嘛~笑死人了……」

……


虽然他们口中的大人就在当场,但是那些人却没有闭嘴的自觉。

〖因为,大家都在说啊。〗

群居的生物更容易犯错。因为错误被分担了,与错误相对应的责任也会被分担。

真是相当愚蠢的想法。

如果一个人为他的错误付出的代价是挨一发子弹,那么十个人还会是一发子弹么?公平的来说应该每个人都挨一发吧。

平田洋介这么想着。在下一刻又作罢了。

〖太废子弹了,还是算了。〗

「拍卖师先生,还请继续。」他保持着微笑。

拍卖师回过神来,敲下锤子。

「五亿一次。」

「五亿两次。」

「五亿三次。」

没人继续跟价,这也是当然的。

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上级能力者,而且这个价格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承担的。

然而让平田洋介有些失望的是即使他那么夸张的要价也没能让那个笼子中的人看他一眼。

〖有点被打击到了。〗





平田洋介回到车上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坐在车上等他了。

和刚才一样,标准的坐姿却让人觉得他在打瞌睡。

「你好,我是平田洋介,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家人了。」

他对着面前的人伸出手。

那人终于抬起眼睛看他,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平田看清了他的眼睛,金色的曼陀罗在那里起舞。

他顺着旋转的轨迹寻去,在金色漩涡的终点,空洞无物。

……

黑色的羽翼垂下,遮掩奢靡。

当繁华再现,那人伸出手,附上他的。

「绫小路清隆……」

声色如琴。




他们的初识,如此美妙……

平田洋介如此思考着。

「不用装作亲人也可以哦。」

伴着迈巴赫轻微的引擎声,绫小路清隆开口。他的眼睛看着窗外,那些飞速退去的事物。

平田洋介愣了一下。然后微笑。

「什么意思?」

「……其实我是完成品哦。」

「……」平田有些迟疑。

「white room的。」良久,绫小路才补充到,反而更像是想要说出这个词。

「哦,是嘛?原来成功了么?那个计划。」

「不是哦,white room确实是失败的。成功的是那个男人。」

「……」

平田洋介猜不出这其中的纠葛。

「我猜你不会告诉我更多了。」

「是呐,他的事只有我知道就够了,不过还是有件事可以告诉你的哦。」

「你的能力?」刚刚他就察觉到了,绫小路刻意的提起他是完成品,大概就是要告诉他这个,但是他故意忽视了。

「嗯,我的能力,」绫小路扭头看他,曼陀罗开的炫目,「就像是读心术之类的……」

「哈~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能力啊……」

「是啊,虚伪华丽的面具和面具下真实的丑陋,果然前者更让人喜欢吧。」

「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跟你一样。」

平田觉得这句话应该是带着深深的厌恶的,但是无论从他声音还是眼神上都找不到这种感情。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对这个人来说。

「那还真是糟糕啊……」平田洋介深知自己的丑陋。



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他也未能幸免。啊——说什么幸免……他其实相当喜欢这样的世界,作为上级能力者,他拥有想要的一切。所以为什么会不满意呢?

不过比起其他上位者,他更善于伪装自己。

他带着名为温柔的假面,游走于这个污浊的世界。

他不畏惧沾染污秽,因为此身已污秽至此。




空气静下来了。

两个人隔着空间对视。

半晌,平田洋介笑了出来。

「呐~绫小路君,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嗯……」

「如你所说,我确实和其他人一样,脑袋里想的无非就是用这双手把你扒光,狠狠的贯穿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脸庞,眼睛都染上情欲的颜色。」平田洋介神色平静的说着会让一般人羞愤的话,「不过我对我的温柔还是很有信心的。就是说……即使是谎言,你有没有信心从它手下逃脱呢?」

温柔是最理想的谎言。

因为即使知道那是虚假的,也会径自沉溺。

绫小路重新将视线投向窗外。

「作为这个无聊世界里的消遣的话……」

————end————

其实就是想写拍卖梗了!

写到一半才发现今天是平田生日!!

这明显不是当生贺的文啊!

但是实在没精力写了。

所以改天再说吧!

评论(27)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