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all路】渎爱者3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因为没车开所以一直懒得写的。

——这章写的啰啰嗦嗦的,明明没多少剧情我也能啰嗦这么久。

——这章除了路哥都没什么戏份,但是我还是斗胆都打上tag吧

——————————————————

「为什么我的网用不了了啊?连邮件都发不了?」

「诶?我的也是。」

「不会又是什么特殊考试吧?不要啊!」

……

这是在这一天之内在学校的各个年级里发生过无数次的对话。然而在一年级之间,显然有更有意义的话题。

「听说C班的龙园被学生会叫去了?」

「好像是他集权统治被校方知道了吧。」

「哈?校方怎么可能那么多事儿?只要有实力怎么折腾都好——这才是我们学校的校规吧?」

「那是因为什么?跟会长抢老婆么?」

「哈……并不好笑。」

「……」

……


「你又做了什么吗?」

黑发少女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绫小路早就习惯了对方这没头没尾的询问方式,也早就学会了如何装傻。他保持着单手撑头望向窗外的姿势 。

「嘛……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你哥哥想在毕业之前帮你排除障碍哦。」

「你挖苦人的手段并不高明。」

「啊,是么。」

……

绫小路觉得有点累,不是和堀北铃音说话累,而是真正的身体上的疲劳。虽然他一直都是没干劲又有气无力的样子,但今天似乎是真的有气无力了。

额头的温度蔓延至冰冷的指尖,绫小路想再高一点大概就可以煮个溏心鸡蛋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室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吵闹,,然而绫小路却觉得自己听不见了,只有旁边堀北铃音翻书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当堀北铃音再次翻开一页时,绫小路站了起来。一如往常的,和做了千百次的起身一样,但是堀北铃音却顺着他的动作抬起了头,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绫小路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发出多余的响声。于是他低着头,俯视那张和堀北学有着七分相似的脸。烦躁的情绪顺着身体的温度就攀了上来 ,他很庆幸自己不会做大多数表情。

「怎么了?」他开口,声音却像是从唇缝间挤出去的。

对方却仿佛是被他这句话从神游状态拉了回来,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回到手中的书上。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是不是脸色不太好。」

「啊,那个……难道是出自朋友的关心么?」

「哈?怎么可能?你果然生病了吧,要及时治疗,不要给我添麻烦。」

姑且当做是朋友的劝慰吧。这么想着,绫小路把手插在裤兜里,平稳着步子走出了教室。




绫小路没有去医务室,这种煮鸡蛋的温度他不敢说是家常便饭,但也能超过他每周吃冰淇淋的次数。但是药这种东西真的是与他无缘的,毕竟在white room里「你需要吃药」和「你要死了」是一个意思。作为那个男人唯一的完成品,绫小路清隆至今所经历的无数病魔都是他自己硬扛过来的。这并不是什么骄傲的事,最多也就能说明自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死小孩。但是他还是不想吃药,在他别扭的思想里吃药就等于输了,这大概就是死小孩固执的内心。


他现在在天台上吹着风。

虽然是阳光充足的中午,但十多层楼的高度还是将空气降温到有些寒冷的程度,绫小路打了个寒颤。

低温的风吹在发烫额头上感觉很刺激,就像在热的不行的运动后将冰水灌进喉咙一样。当然带来的后果也是一样的。绫小路决定在超过极限之前还是先收敛一下脑袋里莫名的自虐心。


该说是巧合还是有些人故意为之,绫小路在回教室的路上遇到了跟在南云雅身后的龙园。

隔着长长的走廊,他看见那张一直桀骜不训的脸上褪去了胜券在握的从容。烦躁,恼怒,不甘……这几种感情的表现形式大概都是一样的,同时表现在龙园那张能在排行榜占个名额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和以前无数次一样,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败北后,难以抑制的喜悦涌了上来。这不是他的本心,但却是他的本性。

至今活在1和0的世界的他,情绪的波动仅来源于胜和负,于是那胜利的喜悦便如跗骨之虫般……不,绫小路想了想,大概那只恶心的虫子是他才对。

至于失败……很遗憾,绫小路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当然这不是说他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敌,至少还有那个他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压他一头。绫小路之所以未尝一败,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在哪里。就是说,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么,而做不到的事他也从来不会做。

然而即使早就知道未来会向自己所计划的方向发展,他也抑制不住喜悦。即使这个喜悦丑陋而卑微,但是作为他唯一拥有的,也会显得弥足珍贵。

不过,即使是如此难得的喜悦绫小路也没打算表现出来,面瘫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不想也不能暴露的本性。





「绫小路君。」

绫小路本打算就这么擦肩而过结束这场闹剧,却被叫住了,不是龙园,而是南云雅。

金发少年隔着三米的距离望进他的眼睛,他可以看到少年嘴角勾起的恶劣的弧度。

「你果然很厉害呐,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想问一下你要不要来学生会呢?」

绫小路突然觉得自己讨厌的不是堀北学,而是学生会长。

南云雅不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还要为之的人,所以这句话的重点就是「你很厉害」,学生会长在这种情况下称赞他,联系最近发生的事情,以龙园的智商很简单就能理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

而且很显然,南云雅已经摸清了绫小路的一个性格——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昨天偷拍的人确实是C班的,但却不是龙园的人。高压政策下必有反抗,只不过反抗缺少一个契机或者你死我活的理由,绫小路给了那个人这个理由。于是合作达成,那张照片的底片最终没有传到龙园的手里,而是回到了他自己这里。至于这个伎俩会不会被发现,绫小路并不在意,只不过威胁的方式变了而已,并不影响结果。

所以龙园直到刚刚为止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现在大概还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至少知道他攥紧的拳头该挥向谁了。

不过看起来龙园并没有一拳揍过来的意图,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有向大笑发展的趋势,只是那双盯着他的凌厉的眼让他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因为区区一次失败就疯了。绫小路无视那个眼神,,对着南云雅,淡淡开口。

「因为太麻烦了,所以我拒绝。」

「不愧是你呐!不过我会随时欢迎你的哦。」

「随便你。」

「真冷淡,不过很容易勾起我的食欲哦~」

「……」

绫小路理解他说的话的含义,也明白那显而易见的挑衅,但正因如此才不想回答,他现在头痛的要命,身体也痛的要命,他大概需要回课桌上趴一会。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并没有等对方的回答,他率先起步。

南云雅也没有要拦他的意思,只是微笑着站在原地。

龙园的视线随着他的步伐移动,他感觉的到,却仍然目不斜视。

他行走的路线几乎是沿着他的视线的,据他的目测,刚好是与龙园擦肩的距离。

果然,肩膀处轻微的摩擦,并不激烈,没有疼痛,却恰到好处的让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愤怒。

「不会放过你的。」

他听见他说。

声音带着火花。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笑了。忽的就有点羡慕龙园了。

〖真好啊,不会畏惧失败的人。〗

回到班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入座了。教室里也安静了下来,至于几个人或回头或探头的小声说着话。

回到座位上,出乎预料的看到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以及被纸包起来的远超喉咙负担的药片。课桌上还贴着一张便签——『昨天抱歉了。』

绫小路只瞟了一眼就将便签和药扔进了垃圾桶,全然不顾同座堀北铃音的冷嘲热讽,喝了一口温度恰到好处的水就趴到了桌子上,将整个脸埋在臂弯里。

〖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他对自己说。

评论(7)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