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平路】生贺


今天的空气是异常的。


一直不对头的堀北,轻井泽还有櫛田居然凑在了一起。准确的说是所有的女生都凑在一起,甚至山内,池也混在里面。


我趴在桌子上,努力无视着那些从各个角落射过来的隐晦的视线,还有稀碎的不甚清晰的交谈。


这是在计划把我绑到某个黑暗狭窄没有摄像头的小道胖揍一顿么。


哇唔,感觉好可怕,难道我做了什么会引起众怒的事?


啊,非要说的话是和洋介交往的事?


但是那不是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么。


是他们的反射神经太长了?


不不不,再怎么样也不会,至少还有堀北在啊。


难道说是长期计划。


哇唔,那种程度的话就是要杀人埋尸了吧。


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狠毒了么!

不由自主的想了一下喉咙被划开或者脑袋被砸烂后还被埋进土里,血液以及没有皮肤保护的器官和泥土混在一起……


果然好恶心,还是逃吧。

这么决定了,上课的铃声也刚好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过后,教室安静下来。然后走廊里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就格外清晰。


还有十步。


「放学后一起走。」


这是刚刚坐回来的堀北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命令的语气。


我没有动。竭力表现的像一只称职的咸鱼。


只要撑到茶柱老师进来就好了。


……


出乎意料的,对方也没有了下文。这下不管她是放弃了还是单方面的独裁了我都可以假装没听见然后光明正大的溜走了吧。


松了一口气的我突然察觉到一股刺人的寒意,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抬起了头。堀北手里的凶器离我的胳膊还有五厘米。


这可不是樱花飘落的速度,只要再晚0.01秒,我的胳膊就会回忆起被圆规支配的恐怖。


「放学一起走。」


这个堀北居然会把邀请重复第二遍,我的养成很成功……个屁呀!


这是下定决心要把我毁尸灭迹了吧。


可是堀北你不应该喜欢洋介啊,你一个晚期兄控怎么会喜欢上洋介呢?不要因为你哥太冷淡就沉溺在洋介的温柔里哦。一个好的兄控是永远不会抛弃设定的家伙啊。


「还是说要櫛田来请你。」


「一起走就好。」


我再次向堀北势力屈服了。


伴随着猜疑和恐惧的一节课十分短暂。看着汹涌而出的同学,(就连洋介都和轻井泽一起走了出去)我低头叹息「吾命休矣!」想着「迈向死神的每一步都值得拖沓」,我磨磨蹭蹭的收拾东西。一旁的堀北居然没有急躁的样子,安静的等在一边。


她也是再给布置场地的同学们拖时间吧。使命相同的话是不是应该惺惺相惜一下?


「走吧。」

我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C班的家伙,一堆人跟在龙园后面像是要搞什么非法集会。


龙园径直向这边走来,果然开口了。


「嗨,铃音,要参加我的生日party么?」


哦,说起来今天是十月二十号啊 。我的生日和龙园是同一天来着。


诶!


难道说其实是要个我给惊喜之类的?


「恕不奉陪。」一如既往的高冷。堀北说完后就绕开龙园,我也追了上去。


「你知道的吧?」堀北没头没脑的开口。


「哈?」我确实不太清楚她说的和我想的是不是一件事。


「就是说他们在你的宿舍里给你准备了惊喜。」


「哦。」


「哼,果然知道了吧,我就说怎么能瞒得住你。」


其实本来是瞒过去了的。


「那就随便逛逛,等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去吧。」


「哦。」


这下看起来就不用担心父亲会把这个学校炸了。不过……


「堀北,这种情况下一般应该怎么反应?就是……表情之类的?」


「哈?」堀北甚至没有停下步子,「那种事我怎么知道?」


「……」


明明应该是很伤感的一件事她是怎么说的那么骄傲的。


「难道堀北你的人缘从幼稚园开始就不好么?」


「那是什么愚蠢的推理,生日的惊喜什么的我也是会收到的好么?到国小为止哥哥都有送礼物给我。」


最后一句那莫名扬起的声音还略带着小小的失落的语气让人感觉如果堀北他哥今年送她礼物的话,她大概是会在满屏的粉色泡泡中晕过去的。

「那你帮我审查一下我的表情。」


我听下脚步顺便拽住了堀北,直视她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大概就是还不会有人注意这对在大街上对视的人为止的时间。


「怎么样?」


「什么?」


「笑容。」


「那你倒是笑啊。」


「……」


早知道就不设定成面瘫了……



我最终还是放弃了练习表情,决定自由发挥。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觉得心脏停跳了,多巴胺从脑部开始,瞬间便麻痹了整个身体。


卧室的黑暗闯入视野,然后……我被身后的堀北踹了一脚???!!!


猝不及防下我失去了重心,向前踉跄了两部撞在了谁的身上。然后双手被那人抓住,班级里有这个力量的大概就是须藤了。虽然不是不可以挣开,但是死不了的话还是不要暴露了,而且……虽然不太懂但可能这也是惊喜的前奏?


我始终坚持以善良友爱的滤镜看我的同学们。然后……


头上被套了袋子。


触感大概是绑架犯用的那种。

无灯黑暗,无摄像头安全,听声音人很多装在这个卧室里也足够狭窄……


所以……还是校园暴力啊。


庞大的悲伤从黑暗中剥离,只瞬间便将我吞没。我感受着从皮肤里渗出的丝丝凉意……


……


为什么不开玄幻设定?我一个黑化秒杀全场啊。

面对完全放弃反抗的我,他们倒也兴致勃勃。虽然视线难以触及,但身体确实是被绑住了,而且是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至少是我的知识范围外的。让我惊讶的是绑的人手法娴熟,很有千锤百炼的气势。但是同学里有擅长捆绑的总让我感觉有点慌。

再然后我就感觉四周立起了墙壁,犯罪者们的声音被墙壁挡住,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是什么?


原来是打算活埋啊,不用挨打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我迷迷糊糊的打算直接睡过去。然后我也确实睡过去了。

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刺眼的光打在脸上,还有吵闹着的听不清楚的声音。


眼睛终于适应灯光。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洋介带着歉意的笑容的脸。


然后有稀碎的彩色纸片落下,还有一些亮晶晶的,把白色的光反射成绚丽的模样。


耳边的声音突然清晰了。


是很整齐和大声的那种。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我觉得鼻子有点酸。


如果忽视我身上的绳子和那个包装的华丽的过分的盒子,真是绝棒的惊喜了。

「那么平田君要好好享用你的“蛋糕”,我们就不打扰了……」


像是真的完成使命一般,刚刚还围在周围的同学在十秒内就出了卧室,顺便关上了门。


所以……今天是谁生日来着?


「抱歉,清隆,我没想到他们说的是这样的惊喜。」


……


「你……先把绳子给我解开。」


「诶~可是……」平田的声音有些压抑,他从手边拿起一本看封面就很不妙的书。他低头看书,我仰头想透过书看清他的表情。大概翻了几页,他将书向右边合上。我对上了他笑弯了的眼,「他们说要按照使用守则享用哦。」

————嗯。没车————

本来只想写龙路的,但是好想路哥在生日当天被大家疼爱。


龙路一会儿写完发上来。

评论(4)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