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静临】千颜采草大盗和男捕快不得不说的故事


***虽然标题是这样的但并不是古风
***小甜饼,一发完

——————————

“掰弯无数良家直男,千颜采草大盗是否罪无可恕。”

“‘男性基化,女性腐化’——社会发展新趋势?”

“受害人专访,为您揭秘——千颜采草大盗究竟是攻是受?”

…………

平和岛静雄看着报纸上的大字标题以及比这些大字标题还抢眼的大头照。明明只是标准的黑白报纸上标准黑白照,照片里的人却笑得让报纸外的一切都失了色。

顺带一提,这张照片不是什么敬职敬责又武艺非凡狗仔或者记者拍的。即使是平和岛静雄也能知道这是一张自拍,因为它甚至还加了黑色猫耳的滤镜,左手在脸侧摆着剪刀,以及……吐着舌头……

“这**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当这张照片被寄到警局的时候,平和岛静雄在全警局的面前暴了粗口。

然后当他看到另附的一张纸条,并把离他最近的桌子扔到窗外后,这个案子毫无悬念的归他了。

局长汤姆一直觉得虽然平和岛静雄这人的脾气不好,但是抑制力还是有的。他就很好奇纸条上究竟写了什么让平和岛静雄瞬间暴走。

借着关心下属的名头他也这么问了。

“我哪知道他写了什么!闻到一股丑跳蚤味就想掀桌!”

“……”

幸好他还有门田这个冷静又睿智的手下。

“那家伙不是会变脸么?寄照片有什么用?”

“……”

又幸好他有新罗这个虽然自己也是个神经病但是对神经病颇有研究的手下。

“他那种表演型人格的人说不定会留下什么线索来制造他想要的舞台哦~”

“……”

……

“平和岛静雄你去把那张连着桌子一起被你丢出去的纸条找回来。”

“……”

他本来没报多大期望,但是他猜测平和岛静雄大概是动用了什么对跳蚤味的天生直觉真的给他找到了。

他一看,一拍腿,果不其然!

——“我这一个星期都是这个样子哦~来抓我啊~”

就是语气果然好欠揍。

平和岛静雄一开始真以为这是光明正大的挑衅,直到这张照片作为通缉令从局子里流出去,无数男男女女前仆后继在网上发表求上或求被上的帖子,局子里一致认为这采花大盗莫不是请了水军。

然后平和岛对这个颜控的世界绝望了。

同样是撩人,长得丑就是变态,长得帅就是风流。

一个字——“切!”

平和岛静雄的这个“切”没有什么山路十八弯,正儿八经的发音加上感叹号,让人觉得后面大概跟着“开你的脑子看看里边装的是不是水”之类的字眼。然而跟他熟识的人明白,静雄没那种花花肠子,他只是想切开脑子而已。

平和岛静雄还在车里天人斗争,就听见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他这才想起来刚刚气不打一处来就随便把车停在了路边,他想我一特警莫不是要被交警查了。可他也没见过那个交警查车还要敲副驾驶的窗。可他毕竟是平和岛静雄,以他的直肠子来看,即使外边的人正拿着刀子他也要开了门再给来人一颗子弹。

于是他落下了窗,然而还没等他看清人,一只白净的手就伸了进来,利落的从内侧开了车门,一个转身就跌进了车里,“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哥们,搭个便车,警察局。”

平和岛静雄认真打量这个自来熟的家伙。

这人黑衣黑发黑墨镜,手还插在兜里,脖子也往毛领外套里缩,你说这人咋就不知道戴个黑围巾呐。

平和岛静雄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会这么想,按理说,这辆他弟弟送给他的车是除了自己和弟弟谁都不能碰的。这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坐了上来他居然也不反感。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居然伸手给那人系安全带,然而那人见怪不怪,仿佛他插着兜儿就是在等全方位的服务。

他起身掠过那人的身体想要拽过安全带,手指触到那人的发丝,柔软清凉,本不该在一个这么寒冷的日子里勾起人的情欲。

回过神来他正对着那人的眼,虽然他只是蠢蠢的望着墨镜,但是正如所以自作多情的人一样,他确信那人也看着他。

“亲上去”——他的本能叫嚣这么着。他也顺从了本能,但是当他的唇贴上去时他又觉醒了另一种本能。

“丑跳蚤!”他触电般的弹开。

这人裹着一身冷气进来他一时竟没有察觉。

那人歪了一下头似是思考这个“丑跳蚤”是什么意思,或者为啥面前这刚刚要非礼他的家伙突然就叫了起来。

平和岛静雄才管不了那么多,他一下夺过对方的墨镜,那张清秀的脸就暴露了出来,和报纸上一模一样,就是表情还有点无辜和茫然。

平和岛静雄难得勾起了嘴角,掏出口袋里的手铐再拽出那人的双手反手就给拷上了。

“千颜采草大盗,你被捕了。”

“[・_・?]”

那人用这种表情看他,平和岛竟有点萌生退意。

然后那人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就下来了。

“我要找的就是那个负心汉,寻了一夜的欢就抛弃了我,可怜我家里还有两个妹妹要照顾,骗了色还骗我的财,我就是看最近报道上的照片都是我,才知道那个负心汉用我的脸招摇撞骗所以才想去警局说明情况的……”

“……”

平和岛静雄难得这么认真的盯着一个人看,他想这人红色的眼睛哭起来真是像刚洗过的草莓一样好看。

就是演技太烂。

平和岛静雄别的不行,唯有被他弟弟千锤百炼出来的看穿演戏的功夫了得。

“别装了,我闻得出你的味道。”

那人挑了挑眉,眼泪就止住了。

“哦,是嘛?那你厉害哦~”

平和岛静雄心里一乐,把这家伙归案他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平和岛警官?警局?谢谢哦~”

“……”

平和岛静雄这才想起来这人本来就是要去警局。

“你去警局干嘛?”

“……投案自首?”

“……”

“哈哈,开玩笑的,我只是想去送我新拍的照片。”

“……”

“所以快点走啊~平和岛警官~”

“……

你怎么知道我姓平和岛?”

平和岛警官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果然,那人勾起了嘴角,猩红的眼睛里满是狡猾和得意,一点也不像草莓。

平和岛静雄觉得眼前有点花,还有点晃。然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耳朵,迷迷糊糊的听到最后的声音性感诱人。

——我不是早说过要搭便车去警局么?

…………

第二天平和岛在自己车的后座醒来,人去车空,衣衫整洁。

“……”

莫名不爽。

平和岛静雄开了车门才发现自己已到了警局,想到让那个家伙奸计得逞就气不打一处来,反手摔了车门。

“嘀——”

平和岛一愣,总觉得忘了什么。他掏了掏口袋,薄薄的只有两张纸。

“哎呀~小静真是的,把钥匙忘车里了吧~还好我把照片放你口袋里了(。•̀ᴗ-)✧,所以小静要帮我把新的通缉令给你们局长哦~小静再见!         ——甘乐酱”

“再**见!”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