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朱白】锥龙帮老大又想玩什么play了

*ooc预警

——娱乐圈养成play

锥龙帮,是龙城有名的黑帮,涉足黑白两道,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混的风生水起。

锥龙帮老大,容貌俊丽,待人温和,手下小弟千千万万。

锥龙帮千千万万的小弟对锥龙帮老大有着谜一样盲目的崇拜。

七夕不发狗粮(wu),中秋不发月饼,除夕不给假期……凡是能被手下一气之下叛变的事他都做过了,然而千千万万的小弟仍然尊称他一声龙哥。朱一龙窥不到这其中的缘由,就安安分分做起了黑帮头子。

然而他安安分分做了几年黑帮老大,实在管不住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只能变着法子的解闷。

“小白。”他拍了拍躺在旁边的人,声音温柔,还带着几分讨好。

白宇一听就觉得不妙,翻了个身装睡。

朱一龙也不恼,就是手开始不老实,嘴也在白宇耳边吹气。

“……”

白宇不想理他,可那手实在太会作乱,在可能开始下一轮的翻云覆雨前,白宇抓住了他的手,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又因碰到了腰,嘶嘶喊痛。

“你又想干嘛?”

朱一龙把手机翻给他看,语气带着某种莫名的期盼和神往。

“娱乐圈养成!”

白宇视线在手机上停留了五秒,然后抢过手机摔在了他龙哥脸上。

“你看着《后街女孩》跟我说这种话我是会跟你急的你造么?”

锥龙帮老大,容貌俊丽,待人温和,手下小弟千千万万。
可惜,是个戏精。

在白宇看来,他龙哥虽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温文尔雅,但确实长得顺眼。所以他当年一脚踩进了这个深坑,并且至今也没爬出去。

他龙哥其实没有什么恶趣味,就是太戏精了。然而普通的戏精在言行,可他龙哥的戏精在剧本。

他龙哥有一句经典台词,“所有不以社会做布景的演戏,都是耍流氓。”

他龙哥讲究把演戏融入生活,所以在那场《外卖小哥邂逅霸总裁》的戏里,真的让他去跑了一个月的外卖;在那场《乡村爱情故事》里就真的刨了一个月的地。

其实跑外买、刨地也没什么,白宇甚至还有点小兴奋,毕竟在黑道走远了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不失为一种乐趣。直到他龙哥把电车痴汉的剧本摔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他龙哥,不挑剧本!

那一次,白宇义正言辞据理力争,但耐不住他龙哥软磨硬泡撒娇卖萌,还是做了。

不过他龙哥毕竟心疼他,最终还是对白宇一句“你忍心让那么多人听我叫床的声音么?”妥协了。

他包下了整列电车。

这导致千千万万的上班族迟到挨批,也导致他们做了个全套。

白宇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换个地方他龙哥就能那么兴奋,也至今想不起来他们是怎么从车头做到车尾的。
白宇摸着酸痛的腰,得出一个结论——戏精是病,得治。

可他龙哥冥顽不灵,找不到药。


白宇此时站在聚光灯下,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内心苦逼兮兮。

他们最终还是搞起了《后街女孩》的剧本,不过白宇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由,拒绝了泰国之旅,好歹保住了性别。

白宇本以为以他龙哥的性子,必定会让他当个演员,可他龙哥没有,就着明日之星的热度把他捧了上去。

原话是——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浪。

白宇习惯了他龙哥的套路,自动脑补出下一句话——还有下一场戏要演。

好在白宇底子好,高中的时候玩过乐队,还是主唱。再加上朱一龙重资聘请来的专业团队,白宇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眼瞅着就要把冠军带回家,他龙哥开始闹腾了。

“布星,我觉得布星。”

他龙哥一边刷着他的视频,一边小声念叨。

“又咋啦?”

他龙哥不给他眼神,在那边用手指戳戳戳。

“你这也太顺利了,我怎么给你收拾烂摊子。”

……

“哥哥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你够好了。”

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朱一龙把目光放在了他脸上,故意或者无意的曲解了他的意思,不过那都不重要了。那眼神太过认真,也太过深情,白宇遭到万点暴击,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我家哥哥只会撩人不会哄人怎么办?在线等……啊……嗯……也不是……很急了……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