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朱白】有些戏是死活出不了的

*rps预警
*都是假的
*李现

——————————————————

“我觉得我出不了戏了……”

白宇喝着酒,模糊不清的说出了这句话。

李现看着这个不管发生什么都能笑的稀里糊涂的人一脸为情所扰的样子,觉得他大概是真的入了戏中人的身,又被戏外人伤透了心。

出不了戏对一个演员来说很正常,但是大家基本上都藏着掖着,戏中人的那点儿小情绪都留在了没人陪的午夜和浴室的镜子里。

白宇也很少和他说这类事儿,他也知道白宇一直以“硬气”自居——虽然他所谓的硬气连胡子都爱莫能助——所以白宇服软的找他出来吐苦水,他就知道这个小孩儿大概用情以深,出不来了。

他想训他几句怎么不知道适可而止,可看着白宇攥着酒瓶的手又觉得于心不忍,末了只能把手搭在白宇的肩膀上,想说几句套话安慰安慰,又发现自己的台词储备还没涉及到演艺圈的狗血情怀。

倒是白宇手背抹了一把嘴,先开口了。

“……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是个受!”

“???”

!!!
李现觉得自己大脑有些当机,要不然白宇怎么会叫他“哥哥”呢!?

太肉麻了吧!?

说好的你是大哥我是二哥的好兄弟呢!?

于是他大脑当机的“哎?”了一声。

他当机的大脑没能忽视掉自己身后那清脆响亮掺着十二分砂糖的一声“哎!”

他这才反应过来白宇越过他看着他身后的什么人,他的视线随着那人转,身体也随着转椅转出半圈去,李现搭在他肩上的手顺势被划了下去 ,现在白宇已经把脸买埋在了那人身上,是很暧昧的腰间。那人也不介意,左手撸着白宇的头发,侧过脸来对他笑,礼貌的伸出右手。

“你好,朱一龙。”

李现听着对方自报家门,想起这人正是和白宇合作镇魂的演员。

又想起镇魂是讲什么社会主义兄弟情的。

他就觉得自己的问号真对不起兄弟情。

然后他就伸出刚刚搭在白宇肩上的手握了上去。

“你好,李现。”

woc!这个人手劲是真的大啊!白宇之前和他说的时候他都没信!

于是突然爆发的求生欲让他补了一句。

“……是白宇的好兄弟。”

艹,说顺了。

作为一个很有职业修养的演员,李现常常会在狗血情节开始前就进行脑补,一场男主的男人和小三出轨遭男主当场捉奸,而小三不知男主和男主的男人爱的深切,自己不过是打翻醋坛子子的那根破木棍子,之后便是自己领了便当,留男主和男主的男人踉踉跄跄的狗血虐恋大戏。

狗血么?多狗血!

虐恋么?他TM被虐的还不够惨么!

李现决定明天就和白宇断绝兄弟关系。
结为金兰姐们儿。

他在心里翻江倒海,朱一龙却只是收回了手,低声笑了笑,笑声还带着点儿少年的奶气。

嗯,不是霸总的设定。

“我是小白的男朋友。”

嗯,绝对逃不了腹黑。

李现觉得他应该当机立断的扭头就走,可又觉得那姿态太像被正主扇了嘴巴子的小三。

于是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俩人大庭观众之下腻腻歪歪的粘在一起。

“不是说不许喝酒么?”

“哼╯^╰,谁让你抽烟的……”

“我没有……”

“骗人,上次接吻的时候满嘴都是薄荷味,明明家里的牙膏是橙子的……”

“……”

“╯^╰”

“我错了……”

“你没错!我龙哥厉害着呢?怎么可能错!╯^╰”

艹,都吵架了,还“你龙哥”?会不会吵架!?会不会吵架!?

还有能不能不要再使用颜表情了!?

你龙哥怎么可能希望你卖萌的样子被外边的野男人看见!?

“我错了……跟我回家好不好?”

“不好!回家你就欺负我,!在外边你不敢欺负我!哼!”

“……”

“说话呀!怎么不说了!?”

“我……其实敢的……”

“哈?”

“我就是怕你不敢……”

“哈!?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什么都敢!?”


李现知道喝了酒后大脑容易卡壳,尤其是白宇这种平时就经常卡壳的,但也不能这么个卡法儿。他犹豫了一会儿,觉得靠自己现在的设定冲上去铁定拉仇恨,于是他什么都不干。眼睁睁的看着迷迷瞪瞪的白宇被他龙哥搂着晃晃悠悠的溜进了洗手间。临走还给了他一个“看我的”的wink,李现表示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纯种的傻白甜。

等到两人离去,李现还有点晃神,过了两分钟他终于从小三的角色中抽离出去,当即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我搞到真的了!”

———————————end


在白宇又一次反攻失败之后,朱一龙看着小孩一脸愤恨的表情,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我的甜白菜什么时候能出戏啊!”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