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毒】静临 虐1

小静结婚……
麦德林贩毒组织……
池袋的非日常……
可能ooc



如果说夜的黑暗终会由黎明驱散,那么人为的黑暗呢?

灯光静默的守在开关身后,黑色的窗帘固执的拒绝光明,就连一直闪烁的信号灯都被粗暴的熄灭。

这才是所谓的黑暗吧!光明!?对我来说,那种东西怎么会存在。

“嗡——”
办公桌上的手机亮起,扰乱了寂静的黑暗。

那么,这会是划破黑暗的黎明呐,还是通往地狱的指路灯?

黑暗中,情报贩子睁开了猩红色的眸子,撇了一眼那束突兀的光。

新罗。

什么嘛!是地狱啊!

情报贩子笑了,折原临也式的笑容?也还是啦,就是被嘲笑的人变成了自己。

折原临也有些疲倦的伸出手,摁了免提。
…………
“今天,静雄结婚。”
“啊哈——什么呀~新罗你凌晨打电话妨碍我观察人类的好心情就是为了说这个么……”临也的声音有些夸张,“这种烂大街的消息……你是质疑我身为情报贩子的能力嘛!?”

你以为我是为什么和小静分手的。

“你不来么……”
…………

“哈哈哈哈哈哈,新罗你是最近被赛尔提的疼爱搞傻了么~或者说你是想看到我在小静的婚礼上把他搞死?”
“当然,死掉的更可能是我啦~”

“你……没事吧”
“欸~新罗你突然的关心倒是让我感觉很不安啊。难道是赛尔提找到了头离你而去了么……”

“……”好不容易想关心一下友人的新罗终究是受不了临也的毒舌。
“随便你吧!”
……
剩下的就只有挂机的声音……

嗯……随便我啦!
反正我一直都是个任性的人啦!
所以……就一直任性吧!

凭借手机还未熄灭的光,情报贩子摸索到了办公桌上白色的箱子,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

最终还是要用啊!当初是为什么犹豫来着?嗯……忘了,不过也无所谓啦~

熟练的打开箱子,取出已经注满暗红色液体的注射器,将针头扎入了手臂的大静脉。

小静~你知道么?当你走向礼堂的时候,我正在步入地狱呦~

没有犹豫,情报贩子狠狠的将暗红色的液体注入到身体。

待机的手机终于熄灭。

对着黑暗,新宿最恶露出了这一生只出现过两次的笑容。

“小静……好久不见……”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