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毒】静临5

隔了这么久我又来更来了。。。。
一如既往的短粗。。。。。
。。。。。。。。。






“今天honey们也是非常的可爱呦~”戴着平底礼帽,头上缠着绷带的男人满脸笑容的向围在他周边的女人们用很轻浮但是又很真诚的语气着。
“诶……小六每次都这么敷衍我们吗?”其中一个女孩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说。
“怎么会是敷衍呐?在我眼里honey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美丽的生物啦!”
“所以我最爱可爱的honey们了。”
“所以honey们也最爱我的吧。”


“诶……居然用肯定句,小六好自恋。”
“小六最喜欢的其实是自己吧!”


六条千景只是笑着,没有说话。

“居然沉默诶,小六真的是个自恋狂么?!”

“哇!好可怕!”

“看来要考虑一下要不要甩了你呐?”

“啊啊——”六条千景企图说些什么来安慰一下honey们的心。但是远远的他看到了金发酒保服男人和挽着他手臂的女人。

平和岛静雄先生……

哦!对哦!六条千景想起来了。

平和岛静雄结婚了。
一个月前。他还去参加了婚礼。
为了看到那个黑发美人。
但是那个黑色的身影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六条千景摇摇头将遗憾这种情绪赶出大脑。

他本想上前去打个招呼,却看到平和岛静雄呆愣的表情,顺着平和岛静雄的视线望去,他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孤独的,却又美丽的让他无法忘怀的身影。

折原临也在看平和岛静雄。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但是他却发现那个黑色的身影抑制不住的颤抖,双手抱紧额头。他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像在接受什么却又强烈的拒绝着。
然后黑色的身影跑开了,踉踉跄跄的。



他觉得自己必须追上去。
头也不转的对身边的女生们说“honey们,今天给我放个假吧,有点私事要处理哦。”
“诶……小六今天果然好反常。”女生们还想说些什么。六条千景早已向折原临也逃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曾经以整个池袋为舞台进行酷跑的人跑的跌跌撞撞,左右撞人,又被那些人粗暴的推搡着,看上去脆弱有可怜。

六条千景思考着为什么那个人逃的如此失魂落魄。甚至于没有注意到对方已经冲到了公路上。

当刺耳的刹车声将他惊醒时已经晚了。

“嘭”的一声,黑影被撞了出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