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没有一拳解决不了的问题和没有钱解决不了的拳头1

**内容和题目一样沙雕
**有私设
**为了ooc而ooc
**警告,总裁ooc严重
**真的很严重

         李泽言有钱。
  白起爱钱。
  于是李泽言荒废了二十几年的钱有了用武之地。
  
  李总裁作为一个得到公司上下认证的工作狂魔,在第二十六次把眼神瞥向自己新收的小保镖的后,终于确定自己是被这个小保镖勾了魂。
  然后他开始反思,自己二十多年不近女色,怎么就能被这么一个空有男色的人掰弯呢?
  在他第二十七次瞥向白起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
  “你还有没有完!”
  那人躺在他的沙发里,修长的腿搭在扶手上。本来皱着眉紧闭的眼睛睁开了,隔着四五米的距离恶狠狠的瞪他,仍然皱着眉。
  他还以为那人做了什么噩梦,原来早就察觉到了他的视线。
  一般情况下他会以一句“你指什么?”搪塞过去。但是心血来潮的,他冷静的吐出了两个字。
  “没完。”
  那人握了握拳,眉间的皱痕加深,嘴角是想要揍人的弧度,然而他终究只是翻了个身。
  “啧!”
  李泽言失笑,觉得小保镖蜷起来的腿都在说“老子不想理你”。
  他这一笑便迁动了嘴角的伤口,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还是有点疼。他便又想起了罪魁祸首。
  
 虽说华锐是国际公司,金融帝国,但其实也干过见不得人的勾当。这还要从李泽言的身世说起。李泽言出生于黑道世家,在黑道占整个恋与市一半人口的时候,李家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后来李泽言脱离家族白手起家,但成立华锐后还是用了点黑道的手段。但李总裁表示无辜,这就跟中学时代明知道校规在哪摆着还要违反校规一样,这是刻在骨子里的叛逆,改不了。
  直到最近,李泽言发现了被他的黑道手段残害的小老百姓,才决定洗心革面。而白起就是小老百姓之一。
  
  那天车很堵,在一个巷口堵了十多分钟,李泽言再也无法无视巷子里传来的惨叫,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在一个拐角之后,李泽言看见了非常惨烈的一幕。
  和他想的一样,是群殴。不过不是一群人殴一个人,而是一个人虐一群人。那人穿着白色的体恤,黑色的牛仔裤破了洞,修长的腿踹在一个路人甲肚子上,手就已经探出抓住了侧面袭击的路人乙,然后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栗色的发丝随着那人的动作飘了起来,空中是艳色的血和被光照的晶莹的汗珠,背景里数个杂七杂八的人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像一个永恒的慢镜头,好过任何洗发水的广告。
  还不待李泽言给戛纳打个电话申请金棕榈奖,栗发的人就挥拳向他冲来。他下意识的使用evol,却不见那人的拳头停下。李泽言心中一凉,心道这evol难道还有年久失修一说。
  然后他结结实实挨了一拳,撞到了身后赶来的魏谦,他便就着这个肉垫倒了下去。然而身后的人僵硬着,没了平常嘘寒问暖的狗腿性子。
  李泽言反应过来,他的evol没失效。而且看起来魏谦是完全可以把他拽到一边,或者替他挨一拳的。如果不是他暂停了时间。
  「啧,早就知道这个evol除了赶企划外一无是处。」
  “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李泽言难得怂了一回,这一句喊的毫无修养可言。这也不能怪他,这要怪二十年前的他。八岁的小屁孩仗着自己才华横溢还生的一副好皮囊,辞退了家里请来教他跆拳道的老师,在家族的批斗会上他暂停了时间,然后就窝在房间里打了一天的电动。直到第二天他饿的不行才解除了evol,让仆人给他端来了饭菜。后来家族就没人敢找他麻烦了。所以虽然李总裁出身黑道世家,但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少爷生活,活过的二十八年受过最严重的外伤就是十二岁的时候在野外被蚊子咬了一口。
  但是现在李总裁完全没有「这个人居然敢打我,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啊」的总裁心理。他就觉得很气,三好学生放学回家遇到不良少年的赶脚。
  “我知道,李泽言李总裁么,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头照。”
  那人俯视着他,转了转手腕,语气咬牙切齿又带着点幸灾乐祸,李泽言觉得这人饶不了自己。
  “我揍得就是你。”
  “……”
  李泽言只觉形式不利,双手撑地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又想拍拍屁股却觉得着实不雅,只能僵硬着正了正领带,终于镇定了一些。
  “给我个理由。”
  他问的像是正儿八经的谈判,而他在谈判桌上向来所向披靡,但那人却回的他哑口无言
  “你钱多啊。”
  “……”
  李泽言挣扎着想说些什么,然而面对如此直白不加掩饰的理由他竟一时找不到逻辑漏洞。
  好在那人不急着打他,绕过他捡起了墙边叠的规整的外套。他对对方放过自己这块到手的肥肉还有些不解。
  对方清朗又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在身后,在天空。
  他抬头看天,四周的墙壁将光线遮掩了大半,唯独少年被阳光圈下。橙色的光开在少年身后,像极了天使降临人间又或是弥勒佛下凡。李泽言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逆光看人,是要瞎的。
  他以为少年要就此飞去,后羿和嫦娥的爱情故事不合时宜的在大脑响起,在他想到更多的虐恋情深前,那人打断了他。
  “要不是我不干违法犯罪的事儿,我就绑了你去华锐要钱。”
  李泽言低头,看了看眼前的尸鸿遍野,抿了抿嘴,不太想说话。
  
  等那人飞的没影了,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西装,他才停下evol。魏谦刚站起来他的一堆命令就已经下去。
  “把这些人处理好,百米内的监控都删掉,查一下那个棕头发的小子。”
  魏谦明里点头暗地里偷偷看了眼总裁嘴角的血痕。暗戳戳的吐槽,
  “果然全世界的总裁都一个样。”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