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夜澜】求而不得

***巍澜基础上的夜澜,面面的单相思
***想看夜尊和赵云澜还没撕破脸皮的时候一起喝酒
***ooc可能会有
***时间是赵云澜眼睛瞎了之后
————————————————

         赵云澜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了那人的眼。
  他曾见过那眼神数次,温柔眷恋却痛苦压抑,浓烈的仿佛下一瞬就会将他灼伤却又似乎隔着万水千山。
  他一时有些怔愣,甚至于忘记自己目前正处于眼瞎的状况,而他无论多么心思玲珑也断然不可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如此神色。
  而对面那人也不似往常的闪躲,仍旧直直的盯着他。只是眼角微动,将那滔天是情愫隐了去。一股难以言说的笑意爬上那人的眉目,狡黠阴狠却又慵懒惑人。
  “夜尊……”
  赵云澜反应过来。
  那人神色不变,只是离得他远了点儿,他得以看清那人的全貌。和他家那位一样的脸,只是发丝灰白,少了几分温雅却填了七分的妖冶。
  赵云澜看着夜尊站在几步外的地方冲他笑,眼角嘴角全是算计。照理说他现在就该掏出怀里的枪喂他一颗子弹,可刚刚在眼神在他的脑子里晃来晃去,扰的他心神不宁,翻涌着心思最后只是吐出一句不合常理的问询。
  “这是哪?”
  说是不合常理,也只是因为他的语气和内容都太过平淡,实在不是这两人该有的对话。抛开两人参辰卯酉的关系,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合理的问题。
  这里目所能及之处,皆是黑暗,没有一丝的光亮。可眼瞎的他却偏偏能看见那黑暗中伫立的白衫,就好像那人才是这一片虚妄中的发光体。他这么思考,就又想到了荧光棒,顿觉好笑。
  那人似是看他笑了,眉间的笑意也漫开了些。手指攀上自己的脸颊,在唇下勾起摸索了两下,然后似是认真的歪了头。
  “黑暗星球?”
  “……”
  赵云澜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笑夜尊那纯真可爱的模样还是笑那个破了次元壁的吐槽。
  这一笑倒是打破了两人之间微妙尴尬的氛围,赵云澜席地而坐,语气是他一贯的温和热切。
  “有酒吗?”
  夜尊看他坐下,却也不动,由着那人双手撑地仰头看他。倒真是敢在他面前摆出这种毫无防备的样子。
  “哥哥不是不让你喝酒么。”
  他的语气飘忽,却偏偏在句尾加重了些,这句话完全听不出反问的意思了。
  “他只是不让我多喝,”赵云澜话语间带着一点儿争辩,“况且在你这喝也伤不了我的胃吧?”
  夜尊闻言轻笑,他早就知道镇魂令主心思玲珑剔透,上一次的照面只觉得这人脾气倔强且不要命,现在才在他身上察觉出几分冷静睿智来。
  他挥了挥袖袍,凭空出现了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坛酒和两个杯子。
  他在赵云澜的对面坐下,腕起袖子将酒杯斟满。
  “哎呀!我这有生之年能让夜尊斟一回酒,真是万分荣幸啊!”
  赵云澜语气夸张,表情也如出一辙。夜尊笑着看他举杯,也举起杯子,默契的没有碰杯,只遥遥对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夜尊一边笑,一边继续斟酒,嘴上也不闲着。
  “令主大人嘴上这么说着,表情却没有吃哥哥做的饭的时候开心啊。”
  “那怎么能一样?”赵云澜也笑,语气玩味调侃,“你这么大的人难道还要和我家小巍争宠啊?”
  夜尊手抖了一下,洒了一些酒在桌上。
  赵云澜察觉的也快,他一时口无遮拦又把那深沉似海的眼神勾了起来。悔恨之余他只能打着哈哈,语意不明的叨叨。
  “我没说你老的意思啊,虽然你头发花白,但是颜好,拉粉都是一票一票的……”
  “……确实……”
  赵云澜愣了愣,不相信这世上除了自己还能有此等厚颜无耻之人。夜尊却不管他表情多么惊悚,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确实想和哥哥争一争宠,小云澜你觉得如何?”
  夜尊已经放下了酒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仍然是那万千的情愫,却又多了点孤注一掷的味道。可这人的孤注一掷丝毫看不到“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影子,有的只是玉石俱焚的狠厉。
  赵云澜看在眼里,怎么着也忽视不了,他不怕玉石俱焚,只是有点怕这个眼神。
  他受的住沈巍的万年深情,却再也受不得其他了。
  他眼帘微瞌,视线躲闪间伸手拿起了酒坛。
  那人却在此时开口,声音轻的像是喃喃。
  “若我压上这世间山河永世安宁呢?”
  “……”
  赵云澜还是没说话,手上的活儿也没停,他给那人斟满了酒,却也不把眼神分给他一点儿,好像全部精力都在酒上。
  答案他们都知道。
  这不是什么三流的救世故事,救世主也没可能把自己的心脏交给反派Boss,只为了赌一个山河永镇。况且还未走到尾声,谁也猜不到结局,谁也不愿认输。
  “呵……”夜尊才想要一句话敷衍过去,对面的人却抢先开了口,语气却没了刚刚的熟络。
  “说起来……你和我没什么交集,这也不过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你要说对我感兴趣我可以理解,毕竟我人帅气质好。可你说喜欢我,我倒是要质疑一下……”他抬眼看向夜尊,眼里的光冷冷的,嘴下买着关子,待夜尊神情认真起来他才接着道,“你是不是因为怨恨沈巍才来试探我的?”
  夜尊愣了一下,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倒是把他的真心捯了个粉碎。
        他确实嫉恨他的哥哥,却也有点儿羡慕,甚至连带那万年的压抑隐忍一并羡慕了去。
  他也确实喜欢赵云澜,可他说不清为何喜欢,他甚至说不清何为喜欢。只是他和世人不同,明明世人都是因爱生恨,他却在滔天的恨意里不可自抑的衍生出一丝微妙的情愫。他日思夜想,昼夜难眠,终是在自家哥哥对昆仑君隐忍压抑的感情里读出一点儿相似的味道。可他生而为鬼,自诞生起便饮恨嗜恶,戾气沾了全身,又和他的哥哥不同,他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黑了个透彻。但正因如此,那一点儿微乎其微的爱意像是跗骨的虫子,在他那混沌黑浊的身体里来回的爬,痒是痒了,却疼不到心里去。
  “令主大人对我可真是无情。”
  一句话被他说出两个味道,哪一个是真的他们都心知肚明,却不约而同的解读为另一个意思。
  他说的撕心裂肺,把五脏六腑搅在了一起,这难得的痛楚让他拿酒的手都不稳。偏偏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三分的失落和七分的玩笑,狡黠奸诈被他放在了眼睛上。
  “我确实想把你骗到手……”
  把事实当作谎言说出,他真是高明的骗子。
  “把你干到痛不欲生……”
  他硬生生的把他万年来的爱意扒皮去骨,真是,疼到骨子里去了。
  “看着那么爱你的哥哥比你还痛苦的样子……”
  他眼眶发酸,手握紧了杯子,仰头灌下。可那小酌的杯子禁不住他的痛楚,他抢过赵云澜手中的酒坛,一点也不注意形象的往嘴里灌。酒水顺着坛壁和他的嘴角流下,把他干净整洁的白衣浸湿,他却察觉不到似的继续豪饮。
  赵云澜忍不住了,他一向看不惯别人失意落魄借酒浇愁的样子。
  “你这样真像一个失恋的小屁孩。”
  那人不理他,喉结滚动间把一坛酒都灌了下去。
  等到他把酒坛放下的时候,就反手把桌子都掀了。
  他双膝着地,爬到赵云澜面前,醉意朦胧的眼直勾勾盯着他。
  “我可以抱你么?”
  他的表情太过人畜无害,赵云澜甚至觉得哪怕下一刻被面前的人咬断脖颈,啃食饮血,也不过是在饭桌前优雅进餐的贵族少爷看到了喜欢的食物,所以咀嚼的快了些而已。
  “怎么?把我弄瞎了还想抱我,我不揍你都不错。”
  赵云澜这么说着,却还是任由那人环过他的腰,把下巴磕在他的肩上。
  他冰冷刺骨的呼吸打在赵云澜的颈上,赵云澜心里一颤,抬起了手轻轻的拍了拍夜尊的背,顺毛一样。
  “你这儿的酒啊,无味了些,改天我请你喝好酒,虽然现在酒精勾兑的多,但我总能给你捞着两瓶好的……”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没人在意的诺言只是想安慰一下怀里的小孩儿。
  夜尊只是轻轻抱着他,可是那么多酒都暖不起来的脏腑却因那人的体温烧了起来。
  极远极远的地方传来一阵钟声,夜尊把手臂收紧了。
  他听人说过,失去是很痛苦的,尤其是你想狠狠把他攥紧的时候。
  赵云澜闷声任他抱,却觉得实在勒的难受,想劝他放松些,却在下一刻碎成满天的荧光。
  夜尊收紧的双臂扑了隔空,紧紧的,只抱住了自己。
  

  后来,他将那人在手臂里飞散的痛楚刻在了脑子里,每当他不知所求的时候便拿出来细细品味,然后把自己的双臂抓的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后来他也叫过那人小云澜,可是那人什么也不记得了,他面上无波却在心底苦笑。真不愧是他的亲哥哥,手段比他狠辣多了。
  再后来他们还喝过一次酒,不过还是他请的他。可那时他正触了他的逆鳞,喝得一点儿也不愉快。
  再后来……他就死了,意识飘忽间他想那人要是能一直活着就好了。
  万劫不复,原来是这个意思。

——————————————————

***还有人记得黑暗星球是快乐星球里的吗?反正我是查了才才知道的。
***一直觉得抱腰是比较孩子气的抱法
***思来想去还是用求而不得做了标题,个人觉得沈巍万年来不求,不得和面面求而不得虐的异曲同工,就是一个会有he的一天,另一个却糟心了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