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夜澜】

——小短刀一把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他说的咬牙切齿,眼里却深情似海。
“真巧……”赵云澜咬上了他的唇,凶狠残暴的让他想起自己当初生吃幽畜的样子,嘴里蔓延的血腥味更是把那万年的饥渴勾了出来。他一时间甚至觉得溺毙在这个吻里也未尝不可,可赵云澜放开了他的唇。血丝勾兑着津液沿着嘴角划下,赵云澜伸出舌头舔了舔,表情和舔棒棒糖时如出一折。他嘴角微弯,声音是实打实的勾引。
“我也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