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毒】静临 9





  临也先生已经三天没回来了。
    

     三天前,我带着朝圣般的心情撬开了临也先生家的门。然后就看到一个冰山一样的女人坐在临也先生的转椅上。

  对,就是我说的另一个信徒。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低头继续捣鼓电脑了,看起来对我的出现并不在意,或者说她早就发现了我。

  “你是临也先生的信徒吗?”我小心翼翼的问她。

  “哈?!怎么可能?!”她语气很不耐烦,甚至还摆了摆手“别把我和你们这些愚蠢的小迷妹混为一潭。”

  “你是临也先生的爱人!!!!!”我有些激动了,直接喊了出来。

  她又瞥了我一眼,我感觉她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了,但她只是叹了口气,语气冷淡,“不是。”

  “欸~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临也先生的信徒,临也先生的爱人和平和岛静雄呐~”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就已经说出口了。

  “噗!”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居然笑了,然而语气依旧冷淡,“首先,这个世界上还有讨厌折原临也的人.......而且还是大多数。其次,折原临也的爱人和平和岛静雄是同一个人.......嘛~虽然是过去式了。”

  我沉默了,我知道这段过去式,让我心碎了好久的过去式。

  “你知道临也先生这一个月在干什么吗?”

  “欸~你不是一直都在看吗?”

  她果然早就发现我了,也或许是临也先生先发现的我?

  “帘子拉着,看不到。”我理所应当的回答。

  她给了我一个眼神,我读懂了——“那你在看什么?”

  呵!我想嘲笑她的愚昧。

  只要确认了神明的存在不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吗?

  “虽然折原临也不会希望他可爱的信徒们知道这件事......”她笑了一下,“但正因如此我才要告诉你呀~”说着,她推给我一个箱子。

  普通的医疗箱,很简单就打开了。然后我就看到了玻璃管里残留的暗红色液体。

  和临也先生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据说是一种叫Refrain的新型毒品,他这一个月一直在注射这种液体,还能活着出去还真是奇迹。嘛~这种东西你一个小女生是不会接触到的啦~所以,现在转教还来得及哟~”

  不,我很清楚这种液体。

  哥哥死了之后,妈妈一直在注射这种液体。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样就可以见到哥哥啦。

  我说我也想见哥哥,她摇摇头说不可以。

  是不可以见哥哥呢,还是不可以注射这种液体?

  我想问,却没有问。

  因为我一定要见到哥哥。

  后来,在我得到那个液体之前,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带走了妈妈还有暗红色的液体。

  再后来我见到了临也先生和那双暗红色的眼睛。
  ........................


  她后面是不是还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走出或者说我逃离了临也先生的公寓,然后把自己锁在临也先生对面的公寓里。

  以前这里是我用来安静的观察临也先生的地方。

  现在,我只想冷静的思考一下。

  深夜的几点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来了一群人将临也先生的公寓弄得一团糟。我本想前去阻止,却看到了栗楠会的四木先生。我知道他是因为他经常和临也先生做交易。

  我突然间明白临也先生拿的文件袋是什么了。
  心有点抽痛。

  临也先生对平和岛静雄的感情究竟是厌恶还是喜欢?

  如果是别人的话可能很快九明白了,但是我不明白。因为我没爱过什么人......

  临也先生和哥哥......?

  我想了三天........

  然后我想明白了。

  原来厌恶不等于不喜欢,所以厌恶这种感情是可以和喜欢共存的。所以不管临也先生是讨厌还是喜欢平和岛静雄,我只要知道临也先生不能失去他就够了。

  所以,临也先生,等着哟,你所失去的,我会一件一件替您夺回来。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