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金临】当情报贩子遇到金闪闪——看折原临也如何花样作死(中)

看着面前金发酒保服男人,吉尔伽美什觉得放过那个人果然是错误的。

 

昨天才刚刚警告完,今天就又来作死。真是……欠操啊!

 

而且只有一个人,真是……狂妄啊!

 

 

 

 

 

这么想着,直接放出了宝具。然而对面的男人挥起手中的自动贩卖机直接将宝具挡了回去。

 

 

 

诶?

吉尔伽美什愣了一下。

那个贩卖机是拿在手里的么!?

 

他很想扶额说“我还以为他只是靠在上面……

 

话说贩卖机真的可以这么用么?!”

 

然而对方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举着贩卖机就冲了过来。

 

 

愣神的吉尔伽美什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然后召唤出数个宝具将对方捆在里面。

 

 

 

看着对方被自己的宝具困住,恢复了以往的从容。觉得不报复一下那个嚣张的杂修就非常不爽。

 

“呦!你认识一个黑发红瞳的美人么?虽然不认识也没关系啦!总之是他让我来杀了你的。至于报酬嘛~是他的身体呦~”

 

 

愉悦的看着对方扭曲的表情,再次取出一把剑,刺进了对方的胸膛。然后回头对着摄像头残虐一笑

 

 

 

 

在办公桌面前看到这一幕的折原临也狠狠的打了个寒颤。然后拨出了两个电话。

 

 

 

 

 

 

 

 

「感觉怎么样?英雄王……」

 

 

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金发男人,折原临也笑的恶劣。

 

「哦……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竟然还敢冒犯本王。」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吉尔伽美什抬起头,直视那双和自己一样血红的眼睛。

 

「嘛嘛——毕竟放任你一个怪物在池袋乱晃,我可是会很困扰……这可都是为了我深爱着的人类啊!」

 

看着对方略带挣扎的表情,情报贩子表情认真。

 

「嚯呦——不用企图挣扎呦~那可是无头妖精的影子做成的锁链,即使是英灵也挣不开的呦~而且……我的酒很好喝吧~」

 

看着对方满脸得意的表情,吉尔伽美什不再动作。

 

「哦~,终于调查出我的事啦~」

 

「是啦是啦……为了你,我可是被九十九君好好的嘲笑了一番呐~吉尔伽美什?……」

 

看着情报贩子手里摆弄的小刀,吉尔伽美什淡定的出口。

 

「所以,你就决定杀了我……」

 

「当然啦,这可都是为了我可爱的人类呦~」

 

「话说……」吉尔伽美什话锋一转,「扔贩卖机的男人怎么样了?」

 

「哈?!」情报屋愣了一下,「你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么……还真是悠闲啊……」

 

说着将小刀在吉尔伽美什脖子边缘移动。

 

然而吉尔伽美什完全不理他。

「虽说伤的很厉害,但应该还没死,是你救的么。」

双眼微眯,折原临也感觉他还是小看了这个人,这个……最初的王。

 

没错,虽然一直都是要杀死小静的,但是看到他被刺中的一瞬间还是非常不爽。

果然……能杀死小静的必须是我……

于是他就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九十九屋真一,另一个就是搬运工。

 

「如果是你救的他,那么同为被你称为怪物的存在,只有我死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小静那方面不用你担心,我早晚会解决的……至于你……本来还想看看最初的王是不是一个有趣的人类……但果然还是算了吧……你的各个方面都让我提不起兴趣啊……」

 

 

 

 

说着,手中的刀子划出锐利的弧度,一瞬间折原临也感觉自己看到了对方脖子上喷涌而出的鲜血。

 

 

然而那鲜血是金色的……

 

 

「竟然以为如此卑劣的武器就能伤到王的贵体,你还真是无知啊!」

 

 

被突然袭来的金色晃了一下眼睛,等他眯着眼适应这个光线,看到的是在金光中傲然而立的身影。

 

 

在如此狭小肮脏的地方,最初的王脸上不加掩饰的傲气让人以为他身披狮子的皮立于沙丘之上。

 

 

 

折原临也想起了王的神话,这一瞬间还以为是神邸降临。

 

 

 

 

 

金光中射出的剑打断了他膜拜的冲动,慌忙的躲避着,握着刀子的右手本能的挡击,却在一瞬间震裂了虎口。右手无力的垂着,只能凭借自己多年的酷跑技能狼狈的逃窜。

 

 

看着自己的宝具一个接着一个被对方躲避,吉尔伽美什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停止了攻击,俯视半跪着喘息的人,缓缓开口。

 

 

「哦~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类,你可以称得上优秀了。如果你愿意接受本王的恩宠,本王倒是可以原谅你的无礼。」

 

「哈?!区区一只怪物,还真是狂妄啊!」说话间 左手甩出一把刀子,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打开了身后的门冲了出去。

 

 

 

吉尔伽美什手指抚过脸颊处被擦边而过的刀子划破的伤口,血红的眸子危险的眯起。

 

 

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划掉)

总感觉闪闪有种霸道总裁的范儿是怎么回事?!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