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金临】当情报贩子遇上金闪闪——看折原临也如何花样作死

外面终于脱离虎口的折原临也狠狠地吸了口气,刚想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就被凭空出现的锁链捆住了身体。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就被丢到了一张金色的床上。

摇摇头赶走了眼中的混沌,瞥了一眼站在床尾俯视自己的男人,知道自己暂时逃不了了。打量了一下四周几乎全都是黄金的家具,语气玩味。

「呀嘞呀嘞!该说真不愧是享尽世间淫乐的王么?还真是奢华……」

「怎么?不喜欢?」吉尔伽美什挑眉。

「是啊!金色这么张扬的颜色不适合我,我还是比较喜欢低调黑色啦~像我一样的颜色……」

「是么?我倒感觉你是白色的……」玩味的看着情报贩子裸露在外的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语气格外认真,「其实说不定高潮的时候是漂亮的红色。」

看着英雄王眼里不加掩饰的欲望,情报贩子一阵恶寒。

强压下胸口涌出的恶心,保持着惯有的笑容。
「我说~英雄王……你该不会是迷恋上我的身体了吧,最古的王居然也会有这种欲望么~这可真是……让人恶心啊!」

看着那人恶劣的笑容,吉尔伽美什难得的没有生气。

缓步上前,俯身压倒那具身体。看着那人明明想要逃离却倔强的不肯认输的脸,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低头把嘴贴在对方耳旁,语气温柔。

「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这种恶心感的~ 」

感受着对方因为酥痒而略微颤抖,玩味的用舌尖勾画着对方的耳廓。然后眉头皱了一下,伸手拽住了对方握着小刀刺向自己后颈的左手。然后缓缓用力……

「嘶!——」

满意的听到了对方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叫声,松开了那只手,稍稍直起了上身,保持压制的姿势。
折原临也盯着身上的吉尔伽美什,挑衅的开口。

「玩笑开大了可就不好玩了,我可不想和已经死了的人做。」

看着对方一脸凶狠的瞪着自己,吉尔伽美什笑的随意。

「说死了还真是过分啊……不过看在你非常可口的份上原谅你了……」

「你——」

情报贩子屈辱的表情更加取悦了王吉尔伽美什,伸手阻止了对方再次刺过来的刀子。眼里闪烁着惊异。

「这可真是……让我非常的……好奇啊!你身上到底有多少把刀子啊!?……不过也无所谓啦~只要把手废掉就好了吧……」

情报贩子骤然收缩的瞳孔。

「呵!原来你也有怕的东西啊!不过没关系,在我厌烦之前是不会废掉你的。毕竟本王的收藏品可是不允许有瑕疵的……」

这么说着,将情报贩子黑色的外套脱下,又用金色的丝带将他的双手绑到床头的栏杆上。身下人的挣扎让他更兴奋了几分。俯身吻住诱人的薄唇,舌头灵巧的进入,正准备攻城略池,一阵刺痛让他皱着眉头退了出来。

「这可是你第二次让本王流血了……你以为本王能容忍你到什么程度!」

「我也没求你的容忍!觉得烦了就把我废了丢回去我也不介意。」

情报贩子一脸破罐子破摔让吉尔伽美什非常不爽。

区区收藏品就该听主人的话啊!

然后他笑了。
「说起来,你敬我的酒我还没有还给你啊~」

说着,从凭空出现的酒瓶里倒了一杯出来,笑着喝了一口含在口中。

本能感觉到不妙的情报贩子晃着头躲避着,却被抓住了下颚。红色的液体轻易的进入了微张的嘴。少许红色沿着纤细的脖颈流下,又被吉尔伽美什卷着舌头舔走。

感受身下的人明显厚重的呼吸,他笑的优雅。

「味道怎么样?这最古的……春药。」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