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all临】我只是不能放弃爱你8

  「临也有危险!」
  平和岛静雄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告诉他这件事的是骑着黑摩托载着昏迷的新罗的无头骑士。

  她还告诉他昨天他看的是是新罗的亚种。

  平和岛静雄忽然明白了昨天的新罗眼里若有若无的寒意以及临也喊他名字时眼里的无助。



  他忘记自己是以什么速度冲到新罗的公寓的,只记得瑟缩在床上的临也满脸的恐惧。

  “没事了……没事了……”他将那个瘦弱的身体揽入怀里,靠在对方耳边轻声抚慰。

  然而他把新罗的公寓翻了个遍也没找到DIAMONDS新罗。无处泄愤的静雄抱着临也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留在他家的新罗已经醒了,赛尔提难得这么温柔的没有打断他肉麻的告白。
  看到静雄抱着的颤抖的临也,新罗敛起了笑容。
  看着静雄把临也放到床上,立刻扑上去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
  结果什么都没检查出来,只能对静雄说可能是惊吓过度导致的后遗症。
  给临也打了一针镇定剂后就把静雄叫到客厅,把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一个多月前,新罗在自己的公寓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就倒了。失去意识之前似乎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白色身影。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旁边是一脸担忧的赛尔提。

  虽然赛尔提没有了PDA,但是经过她在地上写的断断续续的语言以及混乱的手语。新罗大概明白了赛尔提是被另一个新罗骗进来的。然后结合最近池袋亚种频繁出没的消息,新罗判断那个新罗大概就是自己的亚种——DIAMONDS新罗。而DIAMONDS的目的就是临也。

  「所以呢?你们这一个月都在干嘛?只有你的话到无所谓,赛尔提也在的话你们不可能被困住吧?」
  「不,」新罗表情严肃,「赛尔提的黑影不能用了……」
  「…………」

  看着静雄没了声音,新罗继续说到,「我们被困了一个月,今天突然钻到了空子,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啧!」烦恼的挠了挠乱糟糟的金发,「所以,你那个亚种到底是要干什么呀?」
  把死跳蚤变成那样是要干什么呀?

  「静雄,我的身体也有些奇怪,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昏倒,所以我和赛尔提就不能在你这里等着了,我要找森严那老头子治疗一下。」

  「嗯,那你们就先回去吧。临也,就暂时交给我吧……」
  本来是想将临也也带回去仔细检查一下的新罗看着静雄有些痛苦的表情,决定放弃了这一想法。

  「好吧,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要及时给我打电话。」
  「哦。」

  目送着新罗两人离开,然后就转身走向临也住的卧室。
  看着躺在床上安静的临也,平和岛静雄感觉心脏收紧,压抑的难受。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