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正临】如果将军本来就是黑的


话说都失踪好久,但是……好歹回来了是吧。

将军已经被我黑的黑到不能再黑了——
绝对要慎入(ц`ω´ц*)
时间是临也让蓝色平方绑架沙树的时候

————————————————————————

「临也先生,感觉怎么样?」

茶发少年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蒙着眼睛的人,声音愉悦。

「啊嘞……是小正臣啊!用这种方式“请”我来,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临也先生很喜欢捆绑play么?喜欢的话我以后会陪您好好玩的。」

刚刚转醒就听见这么恶劣的挑衅,折原临也感觉有些不爽。

而且……总觉得有什么超过自己预料的事正发生着……

「哈哈……小正臣都已经会开这种程度的玩笑了吗?看起来沙树很努力呐~」

三岛沙树,折原临也用来控制纪田正臣的最强力的棋子。虽然之后还有利用的价值,但是看这状况只能把她搬出来了。

这位将军……看起来已经失控了啊!

然而对方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

「哦!沙树啊……临也先生不用担心她了……」

虽然被蒙着眼睛,情报贩子还是皱了一下眉。

被发现了?

本来想通过这次的事故,给小正臣制造一个名为“过去”的神明的……

这还真是……

相当有趣啊!

小正臣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么?

还真是不妄我的教导啊!

深深感觉到人类的有趣的折原临也感觉相当的愉悦,语气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四射。

「那么小正臣是救了沙树酱之后,又来找我报复的么?」

「您在说什么啊?临也先生。我怎么会舍得报复您啊!而且……为什么要救沙树呢?」

虽然可以理解为纪田正臣还不知道自己让沙树陷入危险,但是情报贩子本能的感觉没那么简单。果然,病态的话印证了他的直觉。

「因为啊——沙树她只是棋子吧……是您的棋子,也是我的棋子……」

这是……早就被发现了!?

压下心中的惊异,情报贩子努力维持自己的往常的语气……

「哎呀!小正臣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啦!!沙树也真是的,工作怎么能这么不认真呐~那么小正臣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还是一开始就知道?」

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情报屋还是感觉茶色头发的少年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那要看临也先生说的开始是什么时候呐~」

折原临也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冷。

开始……

如果不是自己使用沙树的时候……

难道是是自己打算利用这个少年的时候?

还是说……

纪田正臣用手抚上了折原临也的脸颊,略微摩擦之后,扯下了黑色的布条。看着那双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而有些微眯的腥红色眼睛,茶发少年的眼角嘴角都流露出笑意。

「先盯上猎物的……可是我啊……临也先生。」

看着折原临也突然瞪大的眼睛和瞬间收缩的瞳孔。纪田正臣笑着埋首在他耳边,语气温柔却生生让情报贩子冷得打了个寒颤。

「我对临也先生可是一见钟情呐~」

「……!!」

折原临也侧头,那张早就熟悉的脸上现在看起来却相当陌生。

「哈哈哈哈————」

不合时宜的,茶发少年捂着肚子爆笑。

「哈——哈哈——临也先生的反应好可爱,完全是意料之中呐~」

折原临也俯视着蹲坐在自己面前的纪田正臣,脸上没有了一贯的悠闲。

似乎是察觉到了临也的沉默,纪田正臣抬头对上了那双猩红色的眼。

「不过啊——临也先生这个表情真的是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啊——」

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的失态,情报贩子有一瞬间的恼怒。然后就换上了一贯的恶劣的笑。

「啊嘞啊嘞——我还以为是什么啊,原来小正臣是爱上我了啊~这就麻烦啦!毕竟我可是平等爱着全人类呐~小正臣想要独占我这么多的爱可就太过分啦——小正臣可不能这么贪心呦~~」

「没关系呦,临也先生只要把除了爱以外的感情都给我就好啦!」

纪田正臣伸手似乎想要触碰那双猩红色的魅惑的眼睛,又似乎是要触碰什么并不存在的感情。

「厌恶也好,恐惧也罢,临也先生要全部都给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纪田正臣的表情折原临也自认为很熟悉,是人类最常见的表情——贪婪与渴望。但是配合这句话说出来,却让看惯了这种表情的情报贩子不寒而栗。

放弃了伪装,折原临也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小正臣你还真是个……怪物啊!」

「嗯?怪物啊……」

茶发少年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瞬间的疑惑,然后理所当然的笑了,笑的像一个考了满分的国中生。

「看来趁机把另一个怪物干掉真的是非常正确啊!」

「……」

看着情报贩子微眯的眼睛,纪田正臣的笑容扩大到了一个恶劣的角度。折原临也一直保持的角度,他自己却从没有察觉原来是那么让人厌恶。

「我啊!和临也先生一样呦,我也并不相信神明呐~但是啊,一定会有什么是相当于神明的存在啊,那是什么呢?临也先生告诉了我,“过去”大概就是真正的神明吧!所以……临也先生在给我准备“过去”的时候,我也给临也先生准备了一份“过去”呦~~」

纪田正臣的手指描摹着临也的唇形。

「……因为啊——临也先生虽然是一个相当恶劣的人,但是其实很害怕有人死去,尤其是因为自己死去的吧!」

临也觉得那人手指的温度传到了自己的心脏。

「沙树还真是一颗非常听话的棋子啊!临也先生很擅长培养棋子呐~不过临也先生还是太单纯了哟~棋子一定要看好啊,不然很容易就会背叛的呦……」

「小静呢?」似乎是受够了纪田正臣的啰嗦,折原临也的语气有些急切。

那个家伙不可能那么容易挂掉。

「啊啊——静雄先生啊……所以说啊……对付怪物的时候当然要用适当的方法啦!比如……用毒……之类的?当然,是利用沙树下手啦——这样就可以一下子制造两个过去呐~」

「纪田正臣!!」

折原临也的声音有着让他自己也难以置信的失控。

“啪!”

折原临也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嘴角渗出了鲜红的液体。罪魁祸首似乎带着愧疚抚了上去。

「啊!抱歉,不过我不喜欢那个称呼。临也先生只要像以前那样叫我就好了。」

折原临也正过头盯着那双棕色的眼睛,眼里闪着寒冷。

「放我离开!」

棕色的眼睛和猩红色的眼睛一样染上了寒冷。冰冷的手指不在轻柔,狠狠地捏住了临也白皙的下巴。

「临也先生啊~看来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虽然死的是他们两个……但是……临也先生的“过去”是我啊!」

END——

所谓的开放式结局?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