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毒】静临13

总觉得隔了好久……

感觉有点流水账的感觉?
而且明明决定虐小静来着……ε=(´ο`*)))唉

—————————————————————————

“埃斯科巴!关于临也的事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么?”

坐在办公桌前的人抬头看着这个拆了门闯进来的男人,神色淡然。

“你指的是REFRAIN。”

平和岛静雄神色一拧。

“果然是你。”平和岛静雄隔着桌子揪住埃斯科巴的衣领。

挥挥手制止了旁边用枪指着静雄的助理。语气平静。

“别生气嘛~我们现在好歹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别把我和你们相提并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目的么?很简单,就是池袋的黑道权。”

“这个我听过了。我问的直白点,贩毒的到底是你们还是栗楠会?”

“你们?还真是见外啊!明明至今为止合作都很愉快啊!”

“啧!”揪着埃斯科巴的衣领一拳打在他那张笑的欠揍的脸上。

“唔……咳咳咳……”

伸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

“呀嘞呀嘞~看了合作关系破裂了呐~”朝身后的人挥手,“动手!”

助理举起早就准备好的抢瞄准了平和岛静雄。虽然注意到了那人的动作,但是平和岛静雄感觉不揍死那个一脸阴谋的男人就不爽,所以完全不搭理握枪的男人。

“嘭!”一声枪响,本来打算硬挨一枪的平和岛静雄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反倒是握枪的人惊叫一声,扔掉了枪。

平和岛静雄和埃斯科巴一起望向门口。
佩洛斯手握着枪。表情轻松。

“啊呀,这可真是抱歉了哥哥。不过不能让你杀掉静雄哦~”

说着手里摔下了什么东西,一阵烟雾扩散开来。

然后平和岛静雄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便任由那人拉着自己走。





“呼——呼——”
总算跑到安全地的佩洛斯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呼吸如常的平和岛静雄,轻笑出声。

“哈哈……真不愧是你啊……跑了……这么久……一点……事儿……都没有……明明昨天……还受伤了……”

平和岛静雄面无表情,“为什么帮我?”

佩洛斯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稳了呼吸,“嘛~只是不想哥哥被你杀掉罢了。”

“那也可以向我开枪啊。”

“嗯……因为……也不想让你被杀啊!”她盯着平和岛静雄的眼睛,却被躲开了,自嘲的笑了笑,“而且,静雄你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吧……”。

第一次被夸温柔,平和岛静雄有点摸不着头脑。

佩洛斯没有理他略带疑惑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说:“所以啊……即使我不能占有这份温柔,也不能抹杀它呀……”

一瞬间平和岛静雄以为自己在佩洛斯的眼睛里看到了名为失望落的情绪,然而瞬间就被一贯的轻松取代,语气带着抱怨,佩洛斯摘下了食指上的戒指:“真是的……这可是我第一次戴婚戒诶……居然带错了手指——这么马虎的爱人我可不需要……”说着用尽全力将手中的戒指抛了出去,就好像要甩掉和戒指相关的过去。

“那么,永别了。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看着那个挥手潇洒离开的背影,轻声出口,“拜拜。”

然后他打通了一个电话。

“新罗,你知道临也在哪吧。”
“知道倒是知道啦~不过临也受了重伤欸~还是别找他打架啦!有栗楠会陪你打还不够么~”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语气,说的话却相当讽刺。
“……”
“噗!算啦算啦!不逗你了,刚刚有个女孩来过了,赛尔提正在接你的路上。”

“好。”
回了一个字,看见了不远处正向自己驶来的黑摩托,挂断了电话。

————————

赛尔提感受着身后的人反常的平静,总感觉这时的静雄比平时的情绪更加强烈。如果把平时称为烈火的话,这时大概就是炸弹了吧。那是要炸掉什么的炸弹呢?反正不是临也吧。相比于这个倒更像是要炸毁除了临也之外的一切吧。

到了已经来过一次的公寓,意外的门居然开着。
平和岛静雄几乎是在下车的一瞬间就冲了进去。有些昏暗的房间,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不是临也。

平和岛静雄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

那人轻笑着转身,“不愧是临也先生,提前就嘱咐我把门打开了,不然还要出修理费啊~”

“六条千景?”声音有些熟悉。

“是的呦~静雄先生~”
“临……”
“临也先生已经去工作了呦~”
“工作?”
“嘛——就是收拾一下这一个月以来的烂摊子啦!”
“……”
看着平和岛静雄明显想问些什么却又犹豫不决的表情,六条千景笑了,“我和临也先生不是恋人关系唷~”
只是相互利用罢了。

看着静雄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六条千景语气带着警告,“但是啊!临也先生那样的美人,你如果再放手,我就不保证我会不会做点什么了。”

平和岛静雄看着他戏谑却认真的表情,带着少有的敬意,“谢谢。”

六条千景笑出了声,“谢谢就不用了,谁让我喜欢美人呐~不过人情还是要还的。所以……就请你赶快去保护临也先生吧。”

请替我爱临也先生吧……

“……”

——————————

淡淡的瞥了眼关上的门,六条千景对着黑暗说,“出来吧!”
“哼!”带着些许轻快的女声。
“我说你,也没必要非让平和岛静雄到我这来一趟吧,抚慰单身狗么?”
对方并不说话,并向你抛了一个冷冷的眼神。
“好吧!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彻底死心。”六条千景语气无奈,然后将表情埋在了臂弯里。

可是,我真的有期待过除了替身之外的角色么?

恍惚间有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头,六条千景抬头,一个很平静的脸。
“哎呀,honey你这是在诱惑我么?”

对方面色不变,“安慰。”

“咳……还真是直接啊!”
…………

寂静了几分钟后,女孩开口,“我也喜欢临也先生,喜欢到想要把他囚禁起来的那种。”

六条千景觉得这个honey可能并不honey,囚禁这种东西不能形容喜欢的程度吧!。

“但是我不喜欢被囚禁的临也先生,无论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所以我想大概我喜欢的是作为神明的临也先生而不是身为人类的临也先生,所以……现在的话,我是可以放手的……”

…………
“果然honey们说的都是真理呐~喂喂,乱翻别人东西不太好吧!”六条千景一边摆手一边向正在翻东西的女孩走去。当他终于走到女孩背后时女孩回过了头,手里拿着白色的药箱。“这个我拿走了。”

“哈!?”

六条千景目瞪口呆的看着利索开门离去的女孩,觉得有些脱力,跌到沙发上,用靠枕埋住自己的脸,呼吸着上面微弱的那个人的气息,在一片寂静中笑了:“啊啊——,这样……就够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