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静临】伊万在池袋

原谅我的起名废
以后综漫大概都是这个格式
甜文不虐
和生贺是一个系列的
但是没有联系
就是嗜谎之神的伊万找小静的
@心婷的海角

(^_−)☆

————————————


「平和岛静雄,你已被系统判定为恶人,请接受矫正。」

「哈!?」

这是平和岛静雄今天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六个小时前,平和岛静雄跟汤姆前辈讨完债提前下班后,难得的好心情却被一群没脸色没人品还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围攻了。有些厌烦的“啧”了一声,就把魔抓伸向了手边的路牌。当路牌颤颤巍巍可怜兮兮就要被他拔起的时候,一个缀着紫色的黑色长发的男人从天而降。

纤细的过分的身体迎风而立,有种不染凡尘的气质。

如果,他没说话的话……

「本地混混23名,你们已经被系统判定为恶人,请接受矫正。」

…………

「哈哈哈!这傻帽谁啊!」

「呦~就你这小身板还出来装B!」

「噗哈哈哈……!!」

……………………

嗯?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人把那群混混吸引过去总是不错的。

于是平和岛先生决定路跑了。

然而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啦那人纤弱的身体,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啧!虽然和那个死跳蚤一样是个中二病,但是就这样把烂摊子留给别人怎么说也不太好。

于是我们的老好人平和岛静雄转身揪住了离自己最近的人,一拳就打在对方脸上,然后随手把已经晕过去的人扔在地上,又转向其他人……

看吧,为了不吓到那个中二病,平和岛先生甚至都没用路牌。

二十几个人,比想象的轻松多了。

然而看着那个紫黑色长发的男人手里抓着的脑袋,平和岛静雄又一次觉得第一印象什么的果然都去见鬼吧。

对面的伊万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过相比于这个,教育果然更重要,而且今天可是有活生生的教材啊。伊万这么想着,开始了演讲。

「多么难看啊!只有挨揍得份,窝囊的躺在地上。就是因为你们平常一直欺负弱小才让你们的拳头如此软弱。」伊万走到静雄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看这位先生,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没有走上弯路。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啊!」伊万把头转向静雄,「先生你一定经常扶摔倒老人,帮小学生写作业,帮贫困户修房子,帮助警察打击犯罪吧!」

不,并没有。

平和岛静雄很想这么说。但是看着对方眼里闪烁的认真和期待,一股莫名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嗯!以后一定要坚持扶摔倒老人,帮小学生写作业,帮贫困户修房子……至于协助警察打击犯罪就算了。

平和岛静雄小心眼的记着被拘留的那几天。

然后在伊万引以为豪的口才下,众混混皆俯首称臣,平和岛静雄久违的感受了一次被人跪拜的优越感。

打发走了众人两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对视了几秒,最终伴着夕阳的余晖,恋恋不舍的分道扬镳。

我们可亲可爱可敬的伊万大人至今也没有发现那时倒地的混混只有二十二个,甚至忽视了“不是”恶人的那家伙居然居然和他对视了。(不是恶人的话一般是看不到监察者的。)

这直接导致在城外打怪打的正爽他被城市一个电话打扰了兴致。

「哈?还有一个?」

「是是,马上就回去。」

…………

时间回到现在。

伊万看着路灯下有些恼人的金发,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好像还夸他来着?

平和岛静雄作为一个对中二病很敏感的人,隔着阴影就认出了伊万。

「是你这家伙啊!刚刚谢谢你啦!」

「平和岛静雄,你已被系统判定为恶人,请接受矫正!」

「哈?!」

恶人?!我?!

开什么玩笑??!

刚刚谁夸我三好青年来着?!

「你这家伙搞错了吧?」

伊万声音冷硬,「平和岛静雄,池袋最强,多次参与池袋恶性暴力事件,对其犬猿之仲更是数次暴力相加 。」

「哈?怎么想都是那只死跳蚤的错吧!」

「但是事实是你已经被系统判定为恶人,而且是由我负责的“暴虐”。」

「我说你那个什么“系统”不会是临也搞出来的吧?」

「临也?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显然他不是有权限干扰系统的人。」

「啧!所以就是你这家伙看我不爽啦!」

「不,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遵从城市的意志对你进行保护和矫正。不过我认为最有效的矫正不是教育而是教训。」

「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你这家伙就是来找我干架的吧?找我干架的和临也都脱不了干系!所以——只要揍飞你就好了吧!」

看着被平和岛静雄拔起的路牌,伊万有一瞬间的惊 呀,然后从容的掏出枪。

「果然是暴徒,城市居然能容忍你的这么久。」这么说着,扣下了扳机,「这种暴力还是消减掉才最安全。」

——填弹,爆炎——

“砰!”

火焰炸开的地方,硝烟弥漫。伊万正想着回去怎么写报告,一个沉稳却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硝烟里的人挥起了手中的路牌。

「都说了——我可是——最讨厌——暴力啦——你这家伙,已经做好觉悟了吧!啊——?」

躲开了迎面而来的路牌。伊万看清了从火焰中走出的人。一身酒保服被烧得有些破烂,但是那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有事的样子。扔完路牌,又抓住了道边的护栏。

伊万双眼微眯。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么?

虽然对平和岛静雄的力量感到震惊,但伊万毕竟身经百战。矮身躲过了被对方挥起的护栏,长腿一伸就要扫平和岛静雄的下盘。

但是……

居然没扫动?!

这家伙……!?

正要收身后退,平和岛静雄已经抓着护栏往下砸。

啧!

「呦~大半夜的在路边对着空气打架~小静终于崩坏了么?」带着些许欢快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已经下降到很危险的高度的护栏突然收住,然后转向被扔到了前方的黑暗处。

“砰——”

伴着护栏落地的声音,还有来人轻盈的脚步。

「好险好险——小静还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

从黑暗中走出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毛边外套的恶劣的人。

对一个刚刚看了一眼的人就对他的性格下定义显然是很草率的。但是看着那人嘴角勾起的弧度和说话时微微上扬的尾音,伊万已经对这个人做出了最准确的定义。

「I—ZA—YA——」伊万觉得虽然刚刚这个人也很生气,但和现在明显不是一个次元的。「早就和你说过不许再来池袋了吧?!」

「啊嘞啊嘞——小静真是蛮横无理啊,明明池袋的大家都很想见到我的说——」

「啧!死跳蚤你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是是——」折原临也顿了顿,「不过小静啊——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啊!难道是太久没见我了在这发泄自己的暴力么?」

「哈?死跳蚤你在说什么啊?这个家伙不是你找来的吗?」

平和岛静雄指了指已经退到一边的伊万。

换回来的是情报贩子一脸“你是智障”的表情。

平和岛静雄的视线在折原临也和伊万之间徘徊。

最后他手指着伊万对临也说,「临也你难到看不到这家伙么?」

情报贩子愣了一下,然后恍然明白了什么。笑容扩大,语气戏谑,「难道说——小静你招惹到了监察者么?哎呀呀!这还真是惊喜呀!果然小静是个无可救药的暴力笨蛋么?那边的监察者桑,能请你帮我把小静干掉么?啊嘞啊嘞~与其说是帮我倒不如说是为了人类把这个怪物做掉呐~」

「临也君呦——」忍无可忍的怪物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儿,抓起路边的自动贩卖机就丢了过去(终于久违的登场了,@史上最悲剧路“人”)。

似乎是排练了多少次,几乎是擦着边的,自动贩卖机和折原临也错身而过。

「阿拉阿拉——不管多少次小静都打不中我呐~该说果然不愧是单细胞草履虫么?」

看着静雄额头暴起的青筋,情报贩子的掉头逃窜。

被挑衅的草履虫先生理所当然的追了上去。

被晾在一边的伊万觉得莫名的被秀了一脸恩爱。

————————

折原临也觉得现在的情况很诡异,本来是很愉快的日常追逐战,结果不知道小静发什么疯,在自己正愉快的挑衅的时候,速度骤然暴涨,没反应过来的就被小静抓住了手腕,正想着“吾命休矣”,就被一股巨力丢到了一边,然后就看到小静的手臂涌出的鲜血,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出血量。但是真不愧是小静,流着血还对着空气乱挥路牌。作为一个有职业修养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大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起来是“业障”啊!(业障这种东西非恶人看不到,也看不到非恶人。)

但是刚刚推开自己算是什么?

那东西又看不到我。

切!多管闲事!

而且那东西本来就是小静吸引过来的吧!?

我又看不到!

啊啊——

就这样让小静死在这里吧!

这样那个监察者和我的麻烦就都解决掉了~

但是……

稍微有点不甘心呐~

杀掉小静的居然不是我……

嘛嘛——

算啦,就先留小静一命吧——

折原临也对着前方的空气甩出刀子,不出意外的,听到一声怪物的嘶吼。

平和岛静雄转头看了临也一眼,语气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愠怒。

「死跳蚤你看的到这些家伙刚刚怎么不躲开?!」

「哈?!小静你是笨蛋么?我又不是“恶人”怎么可能看的到?是计算啦!计算!你以为我和你打了多久架了?区区这些……」折原临也变了脸色,「等等,你刚刚说的是这些?!」

平和岛静雄一边挥着手中的路牌,一边喘着粗气回答,「是啊!刚刚开始我们就被包围了。」

折原临也一副死定了的表情,然后有些无奈的笑了。

「真不愧是小静啊~居然这么淡定……不过“我们”这种说法我不喜欢,那些东西都是冲着你来的呦~他们可看不到我啊~所以我都可以在这边等着你被那东西咬死或者流血过多而死,嘛——如果那些东西没搞定你的话,我也不介意给精疲力尽的你补刀啦~」

「啧!知道了!你这家伙就在那边等着就好了!啰啰嗦嗦没完没了!」

这么说着却把手中的路牌仍向了折原临也,情报贩子反射性的想躲开,路牌却砸向了他身后,然后是和什么撞击的声音。

没有时间理会身后发生了什么。平和岛静雄因为舍弃了手中的武器,身上又添了几处流血的伤口。

折原临也有些焦躁的喊着,「笨蛋!不是都说那东西看不到我了么?!还管我干嘛?!」

「啊!忘了……」平和岛静雄明显忍着痛楚,说话已经有些断断续续的,「可是……看着那东西扑向你……当然会有反应的吧……」

「哈?!那是什么?小静你是笨蛋么?啧!算了……」

觉得再抱怨也没什么用折原临也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波江小姐~虽然有些麻烦,不过计划提前开始了呦~」

『哈?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哎呀!诚二有些新情报我还想告诉你的说~」

『知道了,马上开始。』

『嘟…………』

「没礼貌……」

又等了三十秒,看着视野里凭空出现的业障,情报贩子砸了砸嘴。

「啧!还真是恶心啊!」

这么说着,却握着手中的刀子,几步蹿到平和岛静雄身后,对着那个要攻击静雄后颈的业障刺了下去。然后和平和岛静雄背靠背,相互防御。

「诶~临也你那个什么计算这么厉害么?」

即使情况危急折原临也还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不,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了。」

「嗯?……」

「其实我的七宗罪的各项数值都已经到临界值喽~因为怕麻烦,就一直保持着……所以只要稍微做点什么就会变成“恶人”啦~」

「我就说为什么你这家伙明明这么恶劣却不是恶人……」

「哎呀,都这个时候啦,就不要抱怨啦~」

「……」


……………………

「话说我有点后悔了小静……」 险险的躲过了身侧的攻击,又把刀子刺向身前业障的头,拔出后,有些恶心的黏着液体溅在了脸上。

「什么?」

「这业障也太多了吧!你是怎么一脸淡定的打架的?!」

「因为着急也没用吧……」

「啧!真是怪物啊!」

一拳揍飞了一只业障,平和岛静雄表示很想去揍一揍那只跳蚤,不过显然情况不允许。

「你这家伙就不能说些好话么?」

「哈哈哈……」即使这种情况,折原临也还是笑出了声,「小静是笨蛋么?怎么可能对你说好话啊?话说我本来就不会说好话吧~~情话我倒是会,小静要听么?」

「哈?!——」

看着终于有趋势把脚步移向自己的平和岛静雄,情报贩子识趣的转了话头。「啊啊——话说在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吧?明天被发现了尸体之后人类会是什么反应呐?——池袋最强和新宿最恶街头厮杀两败俱亡——什么的?不过狩泽小姐大概会觉得我们是殉情了吧?哈哈……真好呐~我和小静殉情什么的?」

…………

「那就当做是殉情吧……」

折原临也愣住了,「哈?小静再说什么啊?」

平和岛静雄抓住了扑向发愣的临也的业障用力甩了出去,砸中了几只业障,抽出身来攥住了临也的胳膊。

「你倒是给我专注点啊!混蛋跳蚤!」

「不——可是——」情报贩子难得的有些慌乱。

「啧!所以说,如果死了就当做殉情,如果活着就在一起吧。」

「在一起?是在一起么?」

发愣的临也给静雄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虽然不明白你想问什么,不过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吧。所以活下去的话就在一起吧!一直打下去说实话我也有些累了……」

「笨……笨蛋小静!胡说什么呐~我才不喜欢小静呐~」

「切!随你便!反正你的命和我绑到一起了。」

……………………

在旁边看了半天的伊万觉得自己作为单身狗已经仁至义尽了,掏枪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然后一阵射击,困扰犬猿之仲的业障就被灭掉了。

看着站着都有些晃悠的两人,好心的叫来了幽丽和弃罗罗给他们做了治疗。然后看着绿色的多功能测量仪(绿色就是安全值以内啦),删掉了他们关于监察者的记忆就离开了。

三天后。。。。

一大早就被敲门声吵醒的平和岛静雄感觉非常不爽。然后看到门口黑紫色长发的男人觉得似曾相识。

「你是……」

「……」伊万莫不做声的打了个响指

「哇靠!是你!」

「嗯,是我。」看着炸毛的平和岛静雄,伊万觉得有必要说明来意,「我们不是来找你的,是找折原临也的。」

们?平和岛静雄看了看伊万后面吵闹的五人。

「唔……」因为没有东西抱的临也因为清晨的微冷和有些吵闹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走到了玄关。「怎么了?小静……」

「折原临也,你已被系统判定为“恶人”,请接受我们的保护和矫正。」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