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all临」我只是不能放弃爱你 9

我只是单纯来填坑的
写的好流水账(︶︹︺)
<(_ _)>
我知道你们已经忘记剧情了
我也忘了(。・_・。)ノ

如果不介意的话
可以坑掉么?

——————————————

临也醒后已经恢复了意识,不再颤抖也不像那时一样只知道叫自己的名字。
但是,折原临也失忆了。

虽然有打电话给新罗,但接电话的却是岸谷森严。老头子的心情看起来很不好,静雄想可能是新罗的状况不太乐观,就放弃了追问。
反正,只有这样的临也才会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吧……

所以,对失忆的折原临也的解释就是——“我们是恋人呦。”

之后的几天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一直过着在别人看来非常诡异的生活。

一起出现在池袋街道倒是没什么,可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新宿最恶挽着池袋最强的手!
这是什么新的都市传说么?!

虽然遭受着四周惊异的视线,但是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却完全没有自觉。大摇大摆的走在街道上,还一起看电影,坐过山车,吃甜食……
简直就像恋人一样……
这么想着,平和岛静雄笑出了声。
「小静在笑什么?」临也扭过头,盯着静雄的眼睛,一脸纯真。
「没——没什么——」被发现的静雄脸一红,别扭的别过头
「诶~小静脸红意外的可爱呐~」
看着临也因为翘起的尾音而越发可爱的嘴,平和岛静雄心一动,吻了上去,蜻蜓点水般的。
被吻的人明显一愣,反应过来后脸一红,想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慌乱。远处传来的惊叫打破了临也的尴尬。

「啊——小临临和小静静——你们刚刚在做什么——我没有看错吧没有看错吧——果然你们在一起了吧——唔——」

虽然感觉说出来也没什么事了,但是游马琦还是条件反射的捂住了狩泽的嘴。

门田神色怪异的走到临也面前,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扭头看了一眼平和岛静雄。
「临也怎么了?」
不是说不在你那里么——
「诶~你认识我么?」折原临也抢在平和岛静雄之前答到,「对不起,我失忆了,不记得你了……你是我的朋友么?」
门田京平看着临也一脸纯真的表情,感觉自己是个陌生人。

他的手不受抑制的抬起,想要抚摸临也的脸。却被静雄拦下了。
察觉到失态的门田面色尴尬的放下手。
「啊——那个……临也他……」
「嗯,临也确实失忆了。」

所以你就用这一点骗了他?!

“欸~小临临失忆了。”狩泽跑过去捏住了临也的脸,稍稍拉扯,“果然呐,这样做都没有反应欸~话说小临临你这样子好可爱呦~小静静也一定被你这个样子给萌到了吧……”

“唔……那个……”
“狩泽。”门田制止住了狩泽毫无遮拦的嘴。然后扭头对着静雄,“好好照顾临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再不走的话,有什么会忍受不住。

“哦,拜拜。”

不等门田四人走远,平和岛静雄拉住临也的手,脚步有些急促。
临也被他拽的手腕有些疼,“小静?”

没有回应。
“小静!疼——”临也用力扯了一下。
平和岛静雄回过神来,“哦,对不起。”然而只是减小了力度,却没有放手。

“小静,要去哪?”
“回家。”
“欸~为什么?还很早啊。”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你恢复记忆!?害怕你被别人抢走?
啧!

“你累了。”
“诶~什么啊!小静还真是霸道啊。”

…………

后来的几天平和岛静雄就完全不让临也出门了,甚至请了长假来陪他。这当然引起了临也的不满,于是为了安抚不满的临也他去了露琪亚寿司店,于是他很巧合的错过了一次拜访。

“咔哒”
打开门的临也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人。
「纪田正臣。要进来么?」
茶发少年盯着那双绯红色的眼睛,答非所问。
「你不是失忆了么?」
绯红色的眼睛布满笑意,完全没有被拆穿的觉悟。
「是啊~这是为什么呐?明明失忆了却只记得你……」
折原临也探头凑近了纪田正臣的脸,在鼻尖快要碰到的时候,被对方的手捂着推开了。
纪田正臣透过手指的缝隙盯着临也的眼睛。
「别装了。折原临也在哪?」
「欸~」“临也”退开了几步,离开了那只手。「黄巾贼的将军原来这么厉害么~」

「和黄巾贼没有关系,是称呼。」
「哦~」“临也”似乎有些苦恼的点了点头,「那也是没办法的嘛!平和岛静雄一个人就已经让我够恶心的啦!再加几个真的会受不了的!」

纪田正臣眼睛眯了起来。
虽然早就想过了,但是既然这个人留在平和岛静雄身边不是因为喜欢他,那就是……

「所以,纪田正臣,来合作吧。杀掉平和岛静雄。」
「你的名字。」
「八面六臂,临也的亚种。」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