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夜临】夜斗在池袋4

夜斗送走绯是因为临也的一句话。

——「武器这种东西,只要存在就会被使用吧!」

绯离开夜斗也是因为临也的一句话。

——「你也想要他崩坏的更彻底些吧!因为你想要彻底的拥有他啊!不是么?」

没有了神器的神并不比人类多什么,当然也不必人类差什么,除了存在感这方面。不过临也挺羡慕这种薄弱的存在感的,对他现在的工作很有帮助。不过麻烦的事也有,和夜斗约会时买双份的东西都会被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可怜的单身狗”。又在夜斗特意强调他的存在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开始还觉得人类的这种表情很有趣,但是多了就觉得厌烦了。

啊啊啊——#

人类——

就不能露出更多的表情么?

——————

这么想着就碰到了平和岛静雄。

「嗨!小静~好巧啊!在这里遇到小静什么的。」

「临也,你一个人在街上晃什么呢!?难道说又有什么企图嘛?」

「哎呀,讨厌啦~小静~我能有什么企图啊~只是单纯的在逛街啦!而且我可不是一个人呦~今天我可是有人陪的……」

「哈?!」平和岛静雄终于注意到了站在临也旁边的男人。

明明不是节日却穿着和服,并不算太长的紫色头发恰到好处的束起,幽蓝色的眼睛……

「喂!小静!」折原临也揪住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呼唤。

平和岛静雄打了个哆嗦,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差点坠入深渊。

折原临也没事人似的蹦跳到夜斗身边,拽着他的胳膊。

「他叫夜斗,是我的朋友呦~」

「哈?!你这家伙怎么可能有朋友?反正又是什么奇怪的信徒吧!」

折原临也显然不打算把单细胞的话放在心上,半开玩笑着说。

「小静猜错了哦~这一次作为信徒的可是我呐~」

当然,是注定会抛弃神明的信徒……

「呐~小静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寿司呢~我请客呦~」

「哈?我才……」临也挽住了平和岛静雄的胳膊,另一只手拽着夜斗。全然不顾不情不愿的平和岛静雄。

「目标:露西亚寿司店,出发——」

场面有些尴尬。

刚到这没一会儿,折原临也就借口去卫生间了,留下两个人在这里面面相趋。要说尴尬其实也就是平和岛静雄而已,夜斗几乎没有和人类交往的经验,就更无尴尬可言了。

「啊,那个夜斗君——」终于熬不住的平和岛静雄开口了,「你和临也是怎么认识的呢?」

「临先找到的我。」

哈?!临!?

「——我不是问这个啦!是说你们为什么会遇见啦?」

「临可以看见我。」

「额……算了!」平和岛静雄扶着额头,语气无奈。「总之,不要离临也那家伙太近,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嘭!”平和岛静雄被拍桌子的夜斗吓了一跳。

「临不是那样的人,临很温柔。」

「温柔?那家伙连心都没有,温柔什么的也就骗骗你而已!」

…………

夜斗沉默了,就在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又挽救了一个祖国的花朵时,对方开口了,声音很轻。

「临有没有心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临给了我心。」

「…………」

阴暗的街角,黑色外套的少年听着通过窃听器传过来的声音,纤细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给了你心……

「哈哈哈哈哈……」

真是可笑……

多么愚蠢的……神明啊……

看来很有必要把送出去的东西回收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情报贩子笑着弯下腰去,弓着背,垂头盯着滴落到地上的液体。

——————————————————

临也当然没有回去,被留下的两个人终于发觉再等下去也是徒劳再加上不怎么愉快的交谈就不欢而散了。

夜斗回到临也的公寓时,临也正坐在电脑前浏览文件。

并不想打扰临也,夜斗喝了杯水就要去睡觉。却反而被临也叫住了。

「夜斗,回来了。」

「嗯。」

……

「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把你们两个丢在那么?」

「临想和我说的话就会说的。」

「哈!你还真是温柔啊!」

温柔的让我恶心。

「其实我是故意的啦!就是想看看怪物和神明在一起的话会起什么化学反应啦!不过意外的无聊啦!利用啦夜斗真是抱歉啊~夜斗会生我的气么?」

「不会。」

「哎呀~夜斗真是的,这个时候就应该说——我很生气,你要好好的补偿我啊!」

……

「临,你想要了吗?」

「……啊哦,你这家伙在这方面倒是意外的直白啊!」

这么说着,临也仰头迎合上夜斗凑过来的唇。

厚重的呼吸声充斥在有些空荡的室内,伴着糜烂的水声……

————————————————————

第二天。出于并没什么意图的意图,折原临也打通了平和岛静雄的电话。

「小静~昨天的聊天还愉快么?」

「啧!什么聊天不聊天的,你这家伙一开始就是来耍我的吧!」

「哎呀~小静真是的,我可是找了一个你的同类来和你聊聊心得呐~要好好感谢我啊~」

「哈?你在说什么啊死跳蚤,明明是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寿司店就跑了吧,害得我买单,还要我感谢你!?」

一个人?!

啊——

被遗忘了……

仅仅一夜……

连二十四小时都不到……

「喂!说话呀!死跳蚤!」

「……没事了哟,小静拜拜。」

伸手抚上了床上沉睡的人的脸,难得的流露出同情的情绪。

真是可怜啊……

神明原来是这样的存在么……

被遗忘只是理所应当的么?

那么我为什么会一直记得你呢?

我会一直记得你吗?

…………

————tbc

至于为什么不开车……

受方自愿的情况下完全不会写啊!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