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金临】无妄之爱2


————————————


车内很安静,玛莎拉蒂的高性能带来的舒适感让人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正在以二百迈的速度飞驰。吉尔伽美什新买的宠物坐在他的对面,坐姿说不出的乖巧。

吉尔伽美什轻瞥坐在对面的情报贩子,对面的人正盯着他,眼里的好奇和探索不加掩饰,嘴角还微微勾起,看起来明媚的笑脸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厌恶。倒不是说他的笑很丑,相反,浅色的薄唇在清秀苍白的脸上弯起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勾勒出这个人的美,但是配上那双丝毫不掩饰主人满满恶意的眼睛,只让人觉得浪费了一张还不错的脸。

吉尔伽美什到不觉得浪费,他觉得这个情报贩子很有趣,这也是他默许他放肆的视线停留在自己尊容上整整一路的原因。

「呵……」忽而,吉尔伽美什轻笑,「怎么?被本王的美貌蛊惑了么?」

虽然很轻,但是吉尔伽美什肯定他的宠物嘴角抽了抽。然后是与在拍卖会上如出一辙的语气。

「虽然这也可以算是一方面啦~不过我对你这个人更感兴趣呦~吉尔桑……」

吉尔伽美什挑眉,嘴角勾起的弧度显示着主人的愉悦。

「哦~~你倒是很清楚啊——各个方面的。」

「啊啦啊啦——别看我现在这样,好歹曾经是被誉为新宿最恶的情报贩子呐~~」说着恶劣的眨了一下左眼,带着孩子气的炫耀。吉尔伽美什愣了一下,忽然发觉从开始谈话开始,情报贩子的乖巧坐姿就明显保持不住了,手和脚开始不规则的挥舞,吉尔伽美什看着那人晃晃悠悠的身体,觉得如果他坐的是转椅的话,那这个人很可能把它当成转转杯玩。

幼稚的动作,幼稚的表情,和刻在眸子里的猩红截然相反的性格。

吉尔伽美什想起在拍卖会的最后这个人丢给自己的冷冷的视线。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腿,手指轻扣,似是无意开口。

「说起来我倒是对你在那里的原因很好奇啊。」

「嗯……大概就是想知道我值多少钱,还有人类丑陋的表情……之类的?」

明显敷衍的答案,吉尔伽美什不悦的皱了皱眉。

「所以呢?目的达到了?」

「啊啊——本来还是很顺利的啊」,情报贩子的语气突然带着万分的无奈和怨气,「人类明明都已经露出如此肮脏的表情啦~但是吉尔桑真是打扰了我和人类爱的宴会了呐~」

「哦~~」玩味的笑着,身体向前探去,直到呼出的气体可以喷到对方脸上,修长的手指伸出,碰触对方苍白的脖颈上刺目的红。「真的是“爱”的宴会呐~」

「嘛嘛——毕竟疼痛也是“爱”的一种形式嘛——吉尔桑作为最初的王当然也是理解的吧……」戏谑的脸上看不出变化,语气似是无奈却又带着理解之后的包容。

包容?这种家伙?

吉尔伽美什突然想看看这个新宠物的底线在哪。

「说起来——」吉尔伽美什倏地起身,在折原临也反应过来之前把他扯到了地上,脚踩上白皙的脸,吉尔伽美什看着情报贩子被鞋子挤压的有些扭曲但仍可见戏谑的脸,微笑着淡淡开口,「作为一只宠物要懂得称呼主人的正确方式啊——」

呵,找茬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吧,明明一开始就是这么叫的吧!

折原临也这么想着却乖乖的开口「还真是恶趣味呐~主.人.」有些艰难的瞥眼看着吉尔伽美什不变的表情,感受着脸部压制的触感离去,恶搞的欲望再也忍不住,薄唇微动,优雅黏腻又带着些许诱惑的声音传出。

「喵~~」

「……!!」

正欲走开的人明显被镇住了,低头看向脸上还带着红印的人,恶劣的笑因为自己的反应已经燃到了眉梢。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这个人的底线。

惯性引起的轻微的晃动阻止了蔓延开来的诡异暧昧的气氛。

「王,到了。」

吉尔伽美什敛起表情,带着一贯的从容傲慢,转身走向已经打开的车门。

突然,一股凌厉的杀气袭来,吉尔伽美什警觉的侧身,闪着银光的匕首划过他的肩膀,钉在防弹的车窗上,殷红的血顺着刀与窗相接的地方滑下,空气变得压抑。

黑衣人们显然不知所措,掏出的枪指向黑衣的男人,却在对方胜券在握的表情下不敢扣下扳机。

吉尔伽美什反倒很淡定,他转身看着已经站起来的黑色的宠物,还是一样的笑容,却没有了刚刚伪装出来的乖巧,猩红色眸子里的戏谑闪着危险的杀意,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松愉悦。

「虽然刚刚的交流还是很愉快啦~但是可以请您让我离开么~主——人——」

吉尔伽美什刚想嘲讽这个人的狂妄和不自量力,铺天盖地的欲念袭来。

「爱——」

「爱——」

「爱——」

「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妖刀罪歌!






——————————————————————

很抱歉闪闪崩了
中二气息完全没有了
吾王的魅力啊!(っ╥╯﹏╰╥c)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