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平路】问:避事主义者在意攻受么?(上)

——无节操甜文

——ooc严重

这是在和洋介交往一个月之后的事。

算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学校难得没有在期中考试后为难我们,龙园也没搞什么幺儿子,坂柳似乎还在处理A班的内战,看来这家伙秉持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准则啊,既然如此,秉持着避事主义的我也不会没事找麻烦,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舒适的生活吧。

…………

于是,俗话说的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在这样的安乐生活中,迎来了大危机。

事件起源于邻座崛北盯着我侧脸的带着露骨的鄙视的视线。

「怎么了?」

人类似乎都有这种明知会受伤却仍然乐此不疲的求知精神。

「……」

崛北抬眼和我对视,好吧,我从来没期望过她会收敛一下对我的鄙视。

虽然觉得会大受打击,但是我确实想知道她会说什么。

「……你」带着点犹豫,崛北开口了「原来是受么?」

「嗯!?」

诶诶诶——!!!???

这是什么展开!!!

受,如果是我所理解的,就是同性交往中处于被动的一方。

所以,为什么认为我是受?

不对,在这之前,为什么会认为我在和同性交往。

首先,情报是绝对不会在我这里泄露出去的,那么,就是洋介?

虽说不是很介意,就跟我隐藏的实力一样,这层关系也早晚会暴露,所以并不会因此生气。

那么关键就是为什么我是受?

至少我觉得主导权一直都是我掌控的啊。

「轻井泽说你应该是变态鬼畜腹黑攻啊?」

不愧是崛北,丝毫不在意我的风云变化。

话说变态鬼畜腹黑攻是什么鬼?

我的形象有那么糟糕?

我只是一个比较阴沉的家伙吧?

啊!突然想起来那个带着血腥暴力的夜晚,对轻井泽来说我确实是这样的吧,再加上对方是那个温柔善良阳光爽朗乐于助人豁达大度的平田,会有这种想法也是无可厚非的。

所以,直到这里为止我都是攻啊!

「哦,是没注意到啊?我还以为是故意秀恩爱撒狗粮。」

对话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崛北带着奸计得逞的表情从书桌里拿出了……镜子?!!

这家伙居然有镜子??!!

说实话我相当震惊,于是顺势说出了口。

「女生的话,带着镜子很正常吧。」

「在你身上显然不正常吧!」

我故意用了夸张的语气。

崛北阴沉了一瞬间,然后勾起了一抹令我毛骨悚然的笑。

我以为下一瞬间,崛北的圆规尖就会扎到我的胳膊里,不,没准不只是尖。

不过,她只是用镜子对准了我。

原来传说中的显妖镜是真的吗?

不过我又不是妖。

然后,在镜子中,我敏锐的捕捉到了我侧颈上的红点。

对于制服的领子我一直是很自信的,而且觉得洋介不会做出显眼的行为,因此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类事件。

然而,现在却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感觉真的被显妖镜照出了原型。

还好崛北拿的是那种可以装入口袋的小镜子,我只能看见我的带着微红耳尖。

不过……

我抬眼,看向崛北。

她并没有什么异样,这让我松了口气。

「哇,居然脸红了,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

我忘了这家伙从来不用表情伤人,因为在她看来语言的杀伤力是事半功倍的吧。

事已至此,我决定继续自取其辱。

「所以呢?这就是受?」

这就是不耻下问的感觉吗?果然很羞耻。

而且被用看白痴的一样眼神盯着,真是相当煎熬。

「都被啃了,还不是受?你是白痴吗?」

其实我已经理解了你的眼神,不用再特意强调了。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

作为避事主义的我当然不会在意攻受,但是作为胜利主义的我很在意啊 。

『对洋介反攻计划』开启,虽然名字这种东西无所谓,但是这是超出我知识范围的东西,必须认真对待。

——————tbc——————

这都已经是傲娇的范围了?

抱歉,路哥,崩坏了你。

评论(17)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