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炑不燃

除了死,一切都是擦伤

【夜临】夜斗在池袋2

折原临也认为以自己的脾性是绝对不会去赴约的。

他可是非常想看看那个冰冷的人好不容易以为自己遇到了温暖却又立刻失去的表情啊!

但是恍然间他已经走进了那个人的视线。
虽然视线相对的时候,那人仍旧面无表情,嘴角也吝啬的不肯勾起一个弧度,但是折原临也看到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里闪过喜悦。

折原临也并不知道自己那时是什么表情,但至少不是自己一贯维持的笑脸。

那个笑脸是假面,带着的时候是有意识的。无意识的时候,假面就破裂了。

于是,他无意识的与他交谈,陪他笑。
意外的,那人笑起来非常好看。

后来,他们就天天见面了。

同一地点,同一时间。

虽然折原临也在心底对自己说,这只不过是让他在温柔里沉溺的更深一些,然后才能让他绝望的更为彻底。然而却一再推迟让他绝望的时间。

再后来,他看见了他杀人的样子。

。。。。。。。

血血血血血血血。。。。。。

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

即使是他,
也从未见识过的地狱。

那一天他没有赴约。
躲在卫生间一直干呕。

第二天。
他又去和他见面了。
戴着假面。

「呦!夜斗。」隔着两米,他对他招手。

夜斗察觉到了他异样的笑容,却选择了无视。

「临,昨天为什么没来呢?」

「啊啊——关于那个呀……」折原临也蹦跳到夜斗面前,盯着他蔚蓝色的眼睛,「因为稍微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导致昨天一直都很难受啊~」

夜斗好不容易学会的笑僵硬在脸上。

「所以呢……」他声音低的折原临也几乎听不到。

「所以啊——」折原临也握住了夜斗的手,表情真诚,还带着一丝恳求,「果然还是不能一个人看鬼片啊!下次夜斗你可以陪我看吗?」

看着那张布满笑容的脸,夜斗怔了一下,然后在心底默默松了一口气儿。

是错觉啊,果然是错觉,临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重新挂上了笑容,声音轻松,「好啊!我陪你——嗯?」

盯着自己胸口的刀子,夜斗呆楞住了。

「是啊!是陪我看,而不是出演呐~」
折原临也倒退了几步,却没有抽出刀子。
「虽然就这么死去就好啦,不过在你血液流尽前我还在再好好研究研究你吧……」

夜斗并没有如他所愿的发怒。
「哦,看到了啊……」他声音平静,恢复到了他们初见的时候。「不过,不是鬼哟……是神啊……」

说着,随手抽出了刀子扔在一边,然而让折原临也意外的是夜斗的胸口并没有鲜血喷出。

「所以,这种东西……对我是没用的……」

如果不是对方衣衫上的窟窿,折原临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刺中了这个人……不……是这个神!?

「哦~神!?这还真是惊喜啊!那么……神明大人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刺杀了你的人呢?」

折原临也并不相信神的存在。
神那种东西,充其量不过是有力量的人扮演的角色罢了。
不……不是人……是怪物!

「不是你理解的那种哦……是真正的神。」说着,右手触碰腰间的刀。「绯。」

然后折原临也目瞪口呆的看到那把刀变成了一个女孩。

不理会发愣的临也,夜斗自顾自的说,「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为什么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人接近我么?与其说是对我的无视,倒更不如说是察觉不到我的存在……」

「……」

折原临也终于明白了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那莫名的违和感。
「所以呢?为什么身为神明的你会去杀人呢?」

「因为……」

折原临也觉得那人笑的有些惨烈,甚至带着绝望。
「人类希望我去杀人啊……」

「……!?」

「临,你很清楚的吧?人类的欲望。仅仅“得到”是满足不了他们的,只有他人的失去才能让他们满足,只有所恨之人的死亡才能让他们愉悦。」

「……」

「而我这种无名之神,大概一开始就是为此才诞生的。但是即使如此也没有人类会记得我,我只能一边杀人,一边等着人类向我许下杀人
的愿望……但是,即使这样,我也还是想要存在下去啊。我也希望,能被记住啊。」

一个被托付以杀人愿望的神明。

折原临也似乎明白了第一个雨天,这位神明的沉默。
因为我也有想要杀死某人这样的愿望么?

突然想要安慰这个人。
这个在杀人者的道路上独自前行的人。

「呐!夜斗,我来记住你吧!」

蔚蓝色的眼睛又一次浮现了名为疑惑的光,还带着一丝期待。

「我对我的记忆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所以
不用再杀人了……

不用再因为杀人而痛苦了……

不用再戴上冰冷的面具伪装自己了……

相对的……

我也会摘下我的面具……

以此——
            作为神与人的约定。

评论

热度(35)